星屑ユートピア

微博@Rinco已经是个废柴了-
乙女百合不吃腐
リンコです、よろしく☆

【元旦快乐】喜欢上你的瞬间(短Fin/NE/恋雏)

*NE=Normal End,貌似是开放式结局的意思?
喜欢上你的瞬间
文/叶子
CP:恋雏
Quicksand/星海流砂社出品
我想我大概就是在那一个瞬间喜欢上她的吧,夜空是比大海还要深沉的海蓝色,新年祭采用的朵朵巨大的锦冠桔梗花火是比星星还要明亮的存在,一瞬间就照亮了她的脸庞。
又是一年过去了,新年来临的这一天我和夏树他们约好了要去看今年的新年祭。
并不是因为对所谓的新年祭有什么期待,坦诚地说我们所居住的这个城镇并不是什么繁华的大都市,没有那么快捷的信息条件,新年祭一直以来都恪守着传统中的模式举办,也许就是因为这点才总能吸引各种来自外乡的游人一年年络绎不绝的奔波到这里来。但对从小就生长在这里看过一年年模式相同的新年祭的我们来说,祭奠本身已经吸引不了太多注意力了。这次约着要一起来看,估计也只是因为再过不到半年的时间就要高中毕业的我们即将各奔东西,所以才来寻找小时候的记忆怀念一下回不去的时光吧。
祭奠上果然到处都是幼时熟悉的风景。童年经常去捞金鱼的摊位依然在神社青石板路的第一个拐角,虽然岁月已经更改了摊主大叔的模样,但在水池中游着的各种花色的金鱼仍旧和以前一样,像是时间停止了一般。以这个摊位为起点,连接起每一个小摊上挂着写自家特色的红灯笼,这样一条长长摇曳的火光是我故乡最美的风景。
「恋雪前辈。」回过身来,说话的是同班同学濑户口优的妹妹濑户口雏,比我低两级的漂亮女孩。穿着金黄色的浴衣,平常喜欢把发尾绑起来的蜜橘色短发现在散在肩上,样子非常可爱。说起来我和这个女孩之间的关系非常微妙,并不仅仅是因为她喜欢我的缘故,同时也因为我曾经喜欢过他哥哥濑户口优的女朋友榎本夏树,虽然现在我已不再喜欢夏树,但我对眼前这个女孩是怎么想的,我始终不太清楚。
「可以稍稍陪我一会吗?」她问得很大方,我这边也没有什么好拒绝的理由,于是就答应了下来。
接下来发生的场景和经常上映在电视剧里的烂俗爱情片差不多,我和她一起逛新年祭,一起吃章鱼烧,一起溜到了射击摊位旁边帮她打下她喜欢的玩偶。因为游客实在太多的缘故我牵着她的手,相连的掌心里渗出了不知道是谁的汗液。我的胸口里隐藏着一股异样的情愫,是种又快乐又甜蜜的感觉,但每当看到她毫无一丝羞涩表情的坦荡笑脸时,却又犹如针扎一般的疼。
两个人都有点走累了的时候便坐到路边的长椅上休息,从自动贩卖机里买了两罐热橘子汁递给她一罐,她笑着说谢谢。在她身边的空位坐了下来,拉开易拉罐的拉环酸甜可口的热果汁唤醒了我的味蕾,看着身旁的她似乎是渴了,很卖力的喝着,一不小心有橘色的果汁沿着下颚完美的曲线滑了下了,不知为何我一时之间产生了一股冲动忍不住想要帮她擦掉,却在手接触到她脖颈肌肤的那一刻被她的小手抓住。那一瞬间我能很明确的感受到心底有名为「受伤」的情绪破土而出,并以极快的速度蔓延在整个心口。交握的手并没有放开,我的手背能充分感觉到来自她掌心那种令人依恋的温暖。抬起头对上她的大眼睛,那一对紫色的瞳孔里似乎弥漫着雾气,连映照出来的我的身影和街边路灯的光点都被渐渐浸染。
明明眼睛都已经做好哭的准备了,为什么表情还是在笑着啊。我抬起另一只手轻柔的抚摸她白皙柔嫩的脸颊,想要抹去她倔强又见外的表情,我看着真的很不舒服。她另外一只手拿着罐装橘子汁,没有办法阻止我,只好用那种越来越泫然欲泣的表情看着我,水灵灵的眸子真的是很可怜的样子啊。
「小雏现在不喜欢我了吗。」与胸中痛苦翻腾的心脏不同,我淡淡地问她,声音低沉而沙哑。
她笼着水雾的眸子明显的慌乱了,移开了目光盯着我浴衣的腰带,那样子真的很委屈啊。嘴唇轻轻开闭了几次都没能说出一个与口型相符的「对」字,她索性放弃了说这个字,正准备发出一个「嗯」的鼻音时,周围突然传来「嗖——嗖——」的几声,人们的欢呼也在这时爆发开来,她细小的一个「嗯」字被淹没在了蜂拥而至的声波里。
「啪——」的一声,带着多重花瓣与点点心蕊的金菊花火绽放在夜空里,一瞬间四周亮如白昼,紧接着是紫色和橘色相间的锦冠桔梗,复燃在金橘花火莹绿色的磷粉之上,盛放一个凹六边形的光圈,燃尽,然后被下一朵接替,光影将她的脸庞染上不同的颜色。
我想我大概就是在这一个瞬间喜欢上她的吧,夜空是比大海还要深沉的海蓝色,新年祭采用的朵朵巨大的锦冠桔梗花火是比星星还要明亮的存在,一瞬间就照亮了她的脸庞。
「我……我不知道……」最终她还是哭了出来,因为没有手来拭去,漂亮的眼泪一颗一颗的砸在我和她的浴衣上浸出深色的块。我伸手把她拥在怀里,替她一滴一滴接住,用我的胸膛。
「前辈……这样……太狡猾了……」她哽咽的声音埋在我的怀里,左手把我胸前的衣襟抓成紧紧一团「我明明……都已经准备放弃了……」
「不可以……」下意识收紧了手臂,被她揉皱紧紧攥住的仿佛替换成了我的心。真的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话语才能够把我真正的心情传达给她,虽然后来有了那么一点点的改善,但交际一类的事我天生就不擅长。对于曾经把她的真心当作玩笑并视而不见的我来说,现在就这样表达「我喜欢你」的真心简直虚伪不堪,想必她也不会相信曾经把她的感情看的如此廉价的我。但是我真的不想放手也绝对不会放手,在她还喜欢我的时候,在她的身边还没有站上榎本虎太郎或是其他的谁以前,拜托了,请给我一点点时间,给我一点点时间证明我对你的喜欢不是假的,并且不会输给任何人对你的爱。
「我喜欢你……」喜欢你,不会输给这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
她从我怀里支起头,脸上眼泪的痕迹还未干涸,我胸前的衣物已经全被她的眼泪浸湿,于皮肤黏黏糊糊粘在一起的感觉我却不讨厌,因为是她造成的,是我最喜欢的她啊。
「谢谢前辈……」这个声音很轻很轻,不仔细听的话像是要溶解在夜风与草叶的摩擦之中。然后她笑了,是我见过最美的笑容——
「但是——」
「不用安慰我也没有关系哟。」
果然是这个答案呢……我摇摇头苦笑。但是没有关系,我还有机会。
在你还没有喜欢上别人之前,在你的身边还没有站着榎本虎太郎或者是别的谁之前,请给我这样一个机会,让我证明我对你的感情绝对不是作假的,还有就是请让我告诉你——
其实我喜欢上你的瞬间,并不是2015年1月1日的那场新年祭花火,而说不定是远远在我初三你初一那年的学校大扫除活动上,在我毛手毛脚打翻了某个垃圾桶时,那个喜欢把蜜橘色短发的发尾绑起来的可爱小姑娘凶巴巴的站在我面前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了吧。
END
大家元旦快乐www

评论
热度(8)

© 星屑ユートピ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