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屑ユートピア

微博@Rinco已经是个废柴了-
乙女百合不吃腐
リンコです、よろしく☆

【圣诞节的旧稿】辛蒂瑞拉(短Fin/HE/恋雏)

不管写什么似乎都要OOC的我……已经没救了QAQ
辛蒂瑞拉
文/叶子
CP:恋雏
Quicksand星海流砂社出品

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早就被玩烂了的虐梗。
就算是这样,濑户口雏依然跳了进去,于是化身为没能遇上王子的辛蒂瑞拉,一直一直一个人在空荡的舞会大厅里等待着。

濑户口雏其实还是知道的,绫濑恋雪不喜欢她这个事实。想知道还是很简单,只需要在自己凝视着绫濑恋雪的时候稍稍带那么一点心眼,顺着他的目光向前看,很容易就能发现他总是在注视着夏树前辈。目光能代表什么样的意味,就算濑户口雏再迟钝也能从自己身上找到答案,然后等量代换一下,结论正确。
陷入了很麻烦的事情啊,她有点头痛。可是喜欢一个人的心情也不是说放弃就可以放弃的。所以她只好越陷越深,就像在继母家过着水深火热生活的辛蒂瑞拉。
为什么会联想到这种不着调的比喻并不是因为她国文课不好,而是因为即将开演的舞台剧《辛蒂瑞拉》,听说是为了庆祝圣诞活动特地排演的,王子是绫濑恋雪,辛蒂瑞拉是夏树。
现在她坐在礼堂的椅子上等着,还有十分钟开演。柔软的垫子十分舒适,但这并不会让她的心情变好那么一点点。周围是礼堂里全校师生小声议论的嗡嗡声,东一句西一句混在一起理不出头,不过总是有那么一两句是个例外,斩破其他人的话语勇往直前的冲进她的耳朵:
「恋雪前辈是主演啊!自从他剪了头发以后就好帅好帅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羡慕夏树前辈!!」
「没错没错!不过他和夏树前辈看起来很配的样子呢。」
「对啊对啊!而且听说——」
「啪——」地戴上了耳机,外界的声音一下子被隔绝起来,她微微满意了一点,低头打开了音乐播放器。指尖划过一首一首曲子,她现在不太想听HONEYWORKS那种甜蜜蜜的调子。
讨厌的话是不用继续听下去了,可听到的部分已经在她心里引起了一场不小的余震。
我知道的啊。
绫濑恋雪和夏树酱很配这件事。年龄相当星座相合身高差很萌并且很难得的兴趣爱好也很合拍,从国中开始就是一个班并且是很好的朋友,彼此都很了解对方。反观自己除了兴趣爱好勉强有点相同之处以外什么都没有。
我知道的啊,所以不要再说了。
她最终放弃了自己选歌听的打算,而是点了随机播放,尽管现在没有什么想听的歌。也许就是因为在这种心情不好的时刻才需要甜蜜蜜的调子来治愈一下。把自己和他代入到曲子的主人公身上去,多少能换来一点空虚的自我安慰吧。
在耳机里音量开的很大的电吉他声中舞台剧开演了,夏树穿着朴素的裙子上了台,她并没有把音乐关掉。
没有漂亮舞裙的辛蒂瑞拉遇到了仙女,仙女为她变出了一身漂亮的裙子和玻璃做的舞鞋,坐在南瓜马车上去了舞会,美丽的辛蒂瑞拉成了整个舞会的焦点,吸引了很多绅士名流的注意,其中当然包括想要找寻人生另一半的王子殿下。
她的王子殿下。
王子微笑着向辛蒂瑞拉靠近,拉住她的手轻轻亲吻,做出了邀请的手势。辛蒂瑞拉美丽的大眼睛流露出一丝惊喜,羞涩的向王子递去自己的手,王子拉住她的手,然后是一段完美无缺的华尔兹。
耳边传来的电子音乐和眼前看到的唯美画面十分不匹配,就算是这样她还是湿了眼眶。自己喜欢的男生和他喜欢的女孩跳舞,而这个画面连自己都觉得般配到绝美。突然滋生出来的绝望感淹没了她,眼泪就要坠落。旁边的同学注意到她有些不对摇了摇她的肩膀,看口型似乎是说了句「怎么了?」,她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辛蒂瑞拉马上就要获得幸福了,我是被感动的。」
被感动的。被心爱的人脸上幸福的表情感动的,被他人认为般配的话语感动的,被自己永远看不到阳光的单恋感动的。她无法闭上眼睛选择不看台上的表演,泪水溢满了眼眶只需要一个细微的动作就能掉下来,她只好借口以上厕所为由逃离了礼堂,冬夜的温度把滑下的泪水冻凉,她倔强的用手抹去。有人说真爱一个人的表现是笑着祝福他的恋情,她觉得自己一辈子都做不到。
《辛蒂瑞拉》是她最喜欢的童话故事,至少在小时候是这样的。从上幼稚园开始她就相信未来她一定会遇见她所憧憬的王子,手中拿着漂亮的玻璃鞋对她做出邀请的姿势。然后从今以后再也不需要惧怕夜里一个人回家的黑暗,再也不需要困扰冬季把双手冻得几乎裂口的寒冷,不用担心考差了想要哭鼻子却被哥哥嘲笑「太弱了」,不用忧伤有时候淹没一个人的绝望,因为是两个人了啊。
可是后来呢?她成为了灰姑娘,遇上了王子,却没有成为辛蒂瑞拉。
她的王子喜欢上了别人,把玻璃鞋递给了别人,而失去了玻璃鞋的她赤着脚傻傻的站在台阶上看着。
我知道的啊。她知道的啊。
不是所有的故事都是童话,不是所有的灰姑娘都能成为辛蒂瑞拉,也不是所有的辛蒂瑞拉遇到了王子以后就能逆袭成功走向幸福美满的后半生。没有玻璃鞋且错过了南瓜马车的她丢失了打开幸福的钥匙,只好永远在舞厅的台阶前等着,等前一个王子回头,因为不愿意等下一个王子到来。
我知道的啊。我知道的啊。就算在心底里希望过多少次,王子的笑容都不会因为自己展开,能让王子的心悸动的人也不是自己,是她就做不到啊。灰姑娘永远是那个睡在煤堆旁的少女,捧着火光燃尽后幸福的灰祈祷,做着不会实现的,只属于王子公主辛蒂瑞拉的梦。
冬天的雪落在她的冰凉的手上瞬间就消失不见,圣诞树顶的金色星星在夜空中反射出礼堂里的灯光。她一个人坐在落了雪的台阶上看空中的繁星,摘下了耳机四周一片寂静。泪痕被冻在了脸上又被泪水一遍遍的洗刷,模样一定狼狈至极吧。
她只有资格一个人坐在这里吧。
「为什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啊?」出乎意料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她回过头,绫濑恋雪逆着礼堂里的灯光背着手站在面前,身上的戏服还没有换,宛若真正的王子殿下。
「恋雪前辈才是,为什么出来了?不用表演了吗?」她慌忙又抹了一把脸,为了掩饰脸上的泪痕低下了头,尽力抑制因为哽咽而颤抖的声音。
「展演已经结束了啊,」他温柔的笑了起来,「而且我有点事想找你。」
「诶?有事要找我?」
「对啊,」他下了台阶站定在她面前,「我听说这次《辛蒂瑞拉》的剧本是你写的。」
「啊?是吗?」她的确记得自己看到一个星期前贴在楼道里征集剧本的告示之后有投稿,刚刚看表演的时候一直都带着耳机,甚至没看完就跑出来了,所以也不太清楚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剧本。
「是啊,投稿的信封外面写着你的名字,」他肯定的点点头,又问,「这次剧本里写的一切都是你希望的吗?」
「呃……」从没有想过会被问到的问题,又一次的出乎意料,她忍不住抬头却看到了他温柔的表情。
「我来帮你实现吧。」
「……诶?」从没有想过的展开,更加的出乎意料,本以为是开玩笑才可能实现的场景,她却在他的眼中看到了认真和真实。
面对着当机了的她他忍不住笑了,大眼睛惊讶的睁的大大的,摆出了很可爱的表情呢。趁着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过来,他发出了最后一道攻势。
然后在她的瞳孔中映出的画面是自己深深喜欢的少年面对自己单膝跪地,一直背在身后的手伸了出来,将藏起来的东西拿给她看,是辛蒂瑞拉的玻璃鞋。
「那么,我亲爱的辛蒂瑞拉,可以和我跳支舞吗?」

那年的圣诞节圣诞老人送了濑户口雏两个超棒的礼物,一个是男朋友兼未来老公,另一个是一句话。
「也许确实像小雏所说的那样,不是每一个灰姑娘都能成为辛蒂瑞拉,可是,我也不是王子啊。成不了辛蒂瑞拉的灰姑娘和并不是王子的男朋友,难道就不能走向幸福美满的后半生了吗?」
FIN

评论
热度(7)

© 星屑ユートピ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