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屑ユートピア

微博@Rinco已经是个废柴了-
乙女百合不吃腐
リンコです、よろしく☆

【陪睡系列】赌约(鸣狐×审神者♀/From Quicksand)

我永远都是这么一个乙女心满满的女汉子【。

其实我的本意是把女主姑娘塑造成一个内向温柔的女孩子,但后来变成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了【你……然后女主妹子其实是有名字的不过一点也不重要,那是为了和接下来陪睡系列的姑娘们区分用的,还是随便代入就好w

总觉得关于鸣狐的乙女向太少了,少到需要自己动手的地步……希望没有毁了大家的眼睛……

☆CP是鸣狐×审神者♀
☆第二人称
☆OOC严重的傻白甜
☆Quicksand/星海流砂社出品
☆很短很渣!很短很渣!很短很渣!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三遍!

=+=+=好像正文该开始了=+=+=

「那个……无、无论如何都拜托了……」你红着脸紧盯着地面上的一只七星瓢虫,又用颤抖的声音补上了一句。

「……」对面还是一片长久持续的沉默,你在心里给自己打了好几次气才终于抬起头,果然看到了一人一狐同时呆掉的脸。

……真是少见的表情呢。一向面无表情就连鹤丸也吓不到的鸣狐瞪大了眼睛薄唇微张一脸呆滞,盘在肩上的小狐狸也目瞪口呆地说不出话来。看了对方的反应你更是羞得无地自容,只好低下头重新去寻找那只七星瓢虫,它已经快爬过你房间的门框到鸣狐的脚边去了。

哎……这样的反应也是理所当然的呢,谁让你突然提出了那种无厘头的要求——

「今、今天晚上…能和我一起睡吗?」

然后对面的沉默就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晚风轻轻地摇啊摇,樱花瓣跟着无声地飘啊飘。隔着被拉开一半的纸门,静谧从站在屋内的你到站在屋外走廊上的他之间扩散开来。你不知道是否该说点什么来打破有点僵的气氛,可真要说的话又该说些什么呢?你还是不知道,况且羞耻心让你连抬头凝视那对金色的眼眸都做不到。

「……可以让我听听理由吗。」好不容易低沉好听的声音响起解冻了你们之间的空气,竟然是本体先开的口。你抬起头,却在对上那双恢复平静的金色眼眸时又低下头去,脸上的热度似乎又升了几分。

太害羞了……因为打赌输了所以只好遵守赌注邀请喜欢的人一起睡一晚什么的……这种理由怎么可能说的出口嘛!

「呃……据说今天晚上是鬼门大开的时间会有好多幽灵出来游荡……那个、我有点害怕…之类的……」你一边在心里把鹤丸剁了个十万八千次并发誓以后再也不和他打赌,一边打着哈哈尽力敷衍鸣狐。

「……」对面又重新陷入了沉默,你悄悄从额前的碎发空隙间看他,鸣狐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眼帘半垂着,一直很平静的金眸被遮住了一半。你就这么偷偷看得有些呆了,这双眼睛总是那么吸引你的视线。

「……!」对方突然抬眸恰好撞入你毫无防备的瞳孔,一瞬间你们都愣住了。心脏像是要跳出来一样在胸腔里高鸣着,你有些担心会被他听到。他停顿了一下开口道:「如果是命令的话…」

「诶?」

「……如果是命令的话……」

「呃……」天然呆真不是个好属性,你还是没有听懂。

「……唔……」对方认命一般叹了一口气,动作不大却还是被细心的你发现了,「我的意思是——」

「鸣狐的意思是,能与您共眠感到十分荣……诶?让我出去?!」他似乎正要挑明真意时却被一直掉线(其实是被作者忘了)的小狐狸抢先了。但是小狐狸还没说完呢就被他……赶走了?!

这不是他一直不离身的代理发言人嘛?怎么被他赶走啦?

就在你还是一脸搞不清状况的时候鸣狐已经走进了你的房间。拉上了纸门,手轻轻搭上你的肩膀,引导你向床铺走去。

「……」你无声地抽了一口气,怕他感觉到你薄薄一层睡衣下微微发烫的体温。搭在你左肩的手意外的有点热,跟鸣狐有些淡漠的性格十分违和。

你钻进了被窝,感觉鸣狐的手在你身侧移动,替你掖好了左边的被角,然后,借着从纸门透过来的淡淡月光,你注视着鸣狐拿下了腰侧的佩刀,脱下了外套……你害羞的超过了作者能描写的程度(其实是词穷了……),直到一身白色衬衣裤的鸣狐拿下了他戴着的面具。

「……」你又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这次是惊叹的意味。面具下竟然是一张漂亮到无与伦比的脸。月光给他侧脸柔和的线条镀了一层淡淡的银边,微微苍白的皮肤也变得柔和。他似乎没注意到你过分的注视,拉开被子躺到了你的右边,顺便把大半的被子盖向你。

你有些尴尬,没有任何睡意也不敢动一下,直挺挺的躺着扮僵尸。空气里也许掺杂进了一点点别样的情愫,而你炙热的体温刚好让它发酵。心依然高频率运动着,打击在胸腔发出似有似无的回声。你把头转向右边看身侧平躺闭上双眼的人,心想要是能触碰他就好了。

连你自己也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都已经同床共枕了,再要求别的是不是太贪心啊,可是还是觉得不够。没有办法,喜欢会让人变得贪婪啊。

突然身边的人睁开了眼睛伸手把你揽进了怀里,完全没有意料到的你贴上了他的胸膛,手触到他的腰,和你一样炙热的体温。

「……我觉得这样主上就不会害怕幽灵了。」见你诧异的抬头他如此解释道。虽然声音和表情还是一贯的波澜不惊,可在苍白皮肤中愈发显眼的红晕还是出卖了他的心意。

说他害羞了也好,不习惯也好,反正这就是在意你的表现吧?你在心里偷偷窃喜,唇角勾起一丝笑意,还是很害羞,抬起手有些颤抖地回抱住他的腰:「有鸣狐在的话…我就不会害怕了……」

「……睡吧…」他顿了一下搂你搂得更紧,另一只手一下一下地抚着你的发哄你入睡,「晚安,千咲。」

「嗯…晚安……」把头埋进他的胸膛,迷迷糊糊间你的想法只剩下了一个——

「我,真的好喜欢鸣狐啊。」

END

=+=+=好像天亮了=+=+=

「然后呢?」浓郁的茶香弥漫在整个和室里,长发及肩的少女心满意足地喝了一口,看向坐在身边的好友,「天亮了以后肯定还发生了什么吧?」

「天亮了以后……唔……」长发及腰的少女稍稍回想了一下脸就越来越红,为了躲开好友戏虐的眼神,她低头看向自己面前的茶杯。

『……早…』醒来的时候自己正躺在心上人的臂弯里,一样的面无表情,金眸却溶解了些许阳光的暖意。大概就是因为室内满是阳光的错吧,就连他的声音听上去也比往常柔和了一点点。

『…呃……早、上好…』差一点又要看呆了,她支支吾吾地回了问候,希望自己没有脸红。
两个人还保持着昨晚入睡时的姿势,却谁都没有要先分开的意思。可她不敢再把头埋进他的胸膛了,只好十分认真的盯着他衬衫的第二颗纽扣,虽然这个行为在旁人看来会非常奇怪。

『……主上昨天晚上说了很奇怪的话。』鸣狐突然开口,眼神却刻意避开了她的视线。

『诶?……』奇怪的话……到底是哪一句呢?要求陪睡?害怕幽灵?按道理说昨天她突然的要求就已经够奇怪的了估计没几句话是正常的吧……

还是完全想不起来,她只好摆出抱歉的笑容,『那个,抱歉我有点记不清了…鸣狐指的是哪一句?』

『……没什么,我就是想对主上说我也是一样的…』脸色好像突然黑了一半的鸣狐对她丢下这么一句话就借口要去喂狐狸起身离开了。她隐隐约约觉得似乎惹到了鸣狐,却又不知道是哪里。果然还是跟那句奇怪的话有关吗……还有什么突然的『我也一样』…

『哎……』心上人的心思你别猜。重重叹了一口气她得出了这个结论。

等等……心上人?

刚睡醒还有些朦朦胧胧的大脑瞬间恢复到了可以去考高等数学的状态。大概还记得就是昨天晚上,不能怪风儿太喧嚣,只能怪月色太迷人他太温柔,在迷迷糊糊半梦半醒之间她一个智商没上线就忘了什么叫做祸、从、口、出。

『我,真的好喜欢鸣狐啊。』

……啊呀呀呀她怎么不去死呢!!

「这不是挺好的吗?」身旁的少女嘴里塞满了橘子果冻,有些不以为然,「千咲酱现在和鸣狐君可以算是确定关系了吧?」

「诶,这么说…」好像也是啊,鸣狐对她说了他也一样的嘛。

「那这不就太好了吗?以后要记得好好相处哦。」少女吃掉了最后一个橘子果冻,把爪子伸向了芒果布丁。

「是啊,所以凛酱也要加油啊。」她微笑着给最好的朋友打气。

「诶?我…才没有啊,至今为止连可以加油的对象都找不到……」少女愣了一下赶紧摇头,眼神却和早上的鸣狐一样刻意避开了她的视线。

不想说吗?算了。反正她们是最好的朋友彼此都很了解,她估计对象十有八九是那个长得有点像柯南的头号兼桑厨。比起这个,她觉得现在有一件事很需要她来确认一下,因为她一不小心忘记了没有管就会造成很大的后果——

「凛酱,你是不是把我的零食都吃完了?」

「……诶?」吞掉最后一口芒果布丁的少女终于如梦初醒一般,赶紧低头看了看满桌零食只剩下来的包装纸。

「诶?!」

这次真•END



哇咔咔我终于把魔爪伸向了刀男人hhhh你们就尽情的在我手里崩坏到碎成渣吧哈哈哈哈【别理这个神经病

这个陪睡系列源自于在微博上看到的「如果有一天DMM开了刀剑男士陪睡系统」的脑补台词瞬间被萌倒,脑一热就开了坑。预计会写写自己最喜欢的几个刀男,大概就是鸣狐(叔叔XD)17哥哥五虎弟弟姥爷骨头虎彻弟弟和兼桑厨w全部乙女向,如果心情好的话有的故事也许还会有双视角?这里有的刀男的性格我还是挺苦手的,所以这注定是一条让他们OOC到碎刀程度的路……也要看我这个坑神能坚持多久了……

给女主取名字是因为我基本只要写了一个人的自创同人就不换女主了,所以在我这里鸣狐估计暂时要跟千咲绑一起了…

根据结尾的小剧场下一篇应该是堀川×凛。堀川这个兼桑厨的设定我就很苦手啊……哎,凛酱,辛苦你了!

最后,谢谢点进来并坚持看到这里的你,非常感谢。

评论(8)
热度(43)

© 星屑ユートピ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