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屑ユートピア

微博@Rinco已经是个废柴了-
乙女百合不吃腐
リンコです、よろしく☆

〖懒癌+脑癌晚期患者の〗近期必填脑洞一览表2015.4.16

大概是必须在六月底之前填完的脑洞……为了洗刷一下坑神的名义……虽然可能列出来也继续坑着……不过这次大概会多少动一下笔的……为了表决心每篇文放一点开头……虽然不一定是每篇文都有结尾……别打我别打我别打我……←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三遍……虽然我该打…………

☆基本全都是HE,谁叫我是甘党w
☆没有R18和黑化虽然我经常看【。


=+=+=+=【奥橘】=+=+=+=


*《星河》
※说是ReAct小说续其实跟本篇半毛钱关系没有
※Oliver攻略Rin酱


那家名为「Star」的咖啡厅里卖着全英国最好喝的卡布基诺,你如此坚信着,因此你是这里的常客。正好这家店距离你所在的大学只有一个街道的距离,偶尔过来消遣一下,点一杯卡布基诺,选一个靠窗的座位,挑一本八成新的散文集读到天色渐晚,暮光洒满街头,看街上行人匆匆的脚步都染上昏黄的影。对你来说没有比这更好的放松方式了。

但今天是个例外。

你端起小巧精致的杯子喝了一口,苦中携带的甜味恰当好处,却没能冲散你心中越堆越多的不耐烦。你瞟了一眼坐在右前方桌子那两个激动过头的女孩,微微皱起秀气的眉头。她们叽叽喳喳的议论声甚至让你读不下狄更斯的名篇。

「呐源酱,你知道美术系新转过来一个日本女生吗?」

「知道知道!叫镜音铃是吧!哦叶叶我跟你说,她简直——」

「太可爱了是吧!我也这么想的!几乎瞬间就成为了她的厨啊!而且性格也超好的,温柔又有耐心什么的——」

「简直是天使!铃酱天使!」

「没错没错!」

「噗——」你差点没忍住就要笑出声来,赶紧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咖啡止住。所幸那两个女孩讨论的太热烈了完全没有注意到你失礼的行为。温柔有耐心……哈哈,不知道本尊听了会作何感想。话题中心的女孩那不为人知的另一面,似乎还是只有你知道而已。

也只需要你知道就够了。

天色渐渐变暗,搭建街道的石砖边缘也染上橘黄色的光线。你看了一眼手表,下午五点十分。现在是观星的最好季节,今晚应该能够看到闪亮的银河。


*《粉雪》
※源酱和叶子围观自家Oliver和Rin酱秀恩爱
※日常向应该比较温馨吧


早上醒来的时候似乎刚好天亮,窗外最靠近东方的云彩在没戴眼镜的视野里化成一块朦胧的鱼肚白。摸了摸被冻凉的鼻子抓起床头柜上的眼镜,电子表的显示屏告诉我现在是星期六的7:36分,比我正常周六日的起床时间要早了好几个小时,这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同样不可思议的是Oliver也起的很早,我进入客厅的时候他正在开放式厨房做早餐。回过身后发现我傻傻的杵在茶几边上明显吃了一惊,张开的嘴里吐出可见的白气。

「Master你怎么起得这么早…」

我才想问这句话……本来是想要这么回答的,可寒冷的空气让我不愿张开嘴。

Oliver似乎也没有要听到我回答的意思,嘟囔着什么「真是的还要做Master的早饭……」不情愿的往烤箱里加吐司切片去了。


*《一个人的白色情人节》
※从情人节坑到白色情人节坑到现在的文
※完全没有文笔可言而且人物性格乱七八糟情节乱七八糟什么都乱七八糟


只要是加入了VOCALOID社的虚拟歌姬都知道,橄榄君Oliver小同学,真正的纯爷们小正太(连君我对不起你OAO),为人谦和隐忍,待人温柔有礼,从不发脾气爆粗口说脏话。

啊除了某一个特定的时候。

3月14日,FFF团的第二圣战日以及情侣们的天sǐ堂qī。
本该带着自家女朋友电影院咖啡厅各处秀恩爱的Oliver小朋友,此刻却带着自家宠物James摆出思想者的深沉姿势坐在公园的喷泉池边吹冷风,还时不时自带一声深沉的BGM:「哎——」

要说起这一切的缘由大概就是今天早上8点,日照充足阳光明媚,适合约会的好天气,惹得Oliver小同学心情瞬间大好,连老天爷都赏脸给的大晴天。这时铃声响起,他转身去接电话,就这样迎来了今天的第一件坏事。

「对不起呢Oliver君,」电话那头传来了自家女友镜音铃铃铛一样清脆悦耳的萝莉音,「我今天有特别重要的事可能不能和你一起出去了真的很抱…啊啊啊啊啊溅出来了了了呃呃快把火关掉掉掉掉——」声音突然增大震得Oliver耳朵一阵发麻,「啊总而言之就是这样真的很对不起出了点紧急情况我先挂了啊拜拜——」

……What?

然后可怜的Oliver君握着电话筒愣了足足十五秒才明白他在白色情人节被女友放鸽子了,就算英国绅士如他面对这个情况也会有点想法的吧。一大早就这么憋了的半肚子火加半肚子担心也不可能直接沉到英吉利海峡,他决定出去兜兜风散散心。


*《流星》
※娱乐圈梗,天后橘子酱×新人橄榄君
※铃酱傲娇又倔强,橄榄温柔又迷糊


『还真是老样子啊,新闻发布会什么的……』偷偷的在心里抱怨着,面对着镜头她却笑得一脸天真无邪,比刚采摘下来的草莓还要甜美的笑容引来一片记者手中相机的快门被咔嚓咔嚓的摁响。

『真是的,可不可以不要开闪光灯啊,很刺眼诶。』每一个相机闪光灯的白点在视野里叠加交汇成了一片闪亮亮的白茫刺痛她的眼睛,像是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一样。但是她要坚持,仅仅坚持到新闻发布会结束是不够的。

「那么,本次的新闻发布会到此结束了。」C社总裁故作庄严的声音拯救了她。她收回了面向镜头时那种无懈可击的眼神,转过头,他就和往常一样站在隐蔽却又像是故意要被发现的地方,靠着墙,视线来回游移在大厅的某个角落,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抬起头看向她的方向,是依恋而悠长的眼神,却空灵的不知是否能映出她的身影。

转身,一步,两步,三步,到他身边,伸手挽住他的手臂,扬起笑,最后是台词。

「抱歉呢,Oliver君久等了,晚上去吃什么呢?」

他听了低下头看着靠在他肩膀上的自己,笑了起来。

「就去吃铃想吃的东西吧。」

「好哟!」

然后是很自然的牵起手,他提她拨开遮住眼睛的一点碎发,在一众记者羡慕嫉妒鱼龙混杂的眼神中幸福的离去,作为C社的王牌歌姬之一,她可以把戏演得比肥皂剧真实的多。


【【手动【奥橘我就先努力填完这四篇吧】再见】】



=+=+=+=【刀剑乱梦(划掉)舞】=+=+=+=


*《雨》
※骨喰×审神者♀,审神者Side,陪睡系列
※特别特别特别苏所以特别特别特别OOC


五六月份的梅雨季到来,大地万物都将得到洗刷和滋润,这无疑是一个不管对谁来说都相当美好的消息,除了你。

「大将,药煎好了。」

「就放…咳咳……就放那吧,谢谢你,药研。」随着打开的纸门卷进屋内的空气带着十足的湿冷触感,让你原本流利的话语断成两下轻咳。外面的雨声也挤进了屋内,噼里啪啦的打散了温热的药香。你借着好友的搀扶坐起身,向前来送药的俊秀少年道谢在这样的身体状况下都变成了难事。

「那…大将记得趁热喝下去。」药研藤四郎似乎也察觉到了你的虚弱,将药碗放下后迅速拉上纸门离开隔绝了屋外的冰冷,眸中隐隐透露出的担忧让你的心头滑过一丝暖意。

这些刀剑们,就像你的兄弟姐妹,从不嫌弃你天生体弱多病,还一直坚定的守护着你,给你十分充足的爱护和关心。
「好了,不要在那里傻笑了,」听到好友的话回过神你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嘴角绽开了一丝弧度,但很快就被好友的后半句话抹平,「还是来好好吃药吧?」

「唔…我等一会儿。」你含糊的答道,能拖就拖。

「不行!等一会凉了怎么办?」好友皱眉,开口教育你,「我想你一定知道什么叫做良药苦口利于病。」

「……凛酱,天色已经很晚了,我想你应该回自己的本丸去了…」面对好友不可动摇的眼神,无计可施的你只能『好心好意的提醒她』,「你一个女孩子这么晚了总是不安全的。」

「既然知道你还不赶紧吃药给我好起来?」长发及肩的少女黑亮的眼眸狠狠地瞪了你一下,「再让我和千咲酱这么担心就摘了你的肾去换几十万袋辣条!」


*《晴》
※上一篇的骨喰视角,不过是睡完了几天以后的事【怎么听上去那么别扭……
※还一个字都码呢……【。


*(题目还没想好)
※堀川×审神者♀,审神者Side,陪睡系列
※没鸣狐和骨喰那么苏,和骨喰篇稍微有点剧情联系,重点在睡过以后【。


雨在稀里哗啦的越下越大,仅凭身上薄薄的一件雨衣早已不能够抵挡。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你撩起前额滴着水的刘海在雨中奔跑,木履咔嗒咔嗒敲击地面的声音被雨声淹没。

如果能赶上就好了。

转过最后一个街角,自己的本丸已经近在眼前。雨幕中似乎有一个少年撑着一把红伞站在门边,听到木履的咔嗒声转过头来。

赶上了。

「……主将?」堀川国广走过来将伞举过你的头顶,「怎么弄成这样?」

(……后面写的太中二了先不放出来了吧……)


*(还是没有题目)
※陪睡篇堀川视角
※嗯你懂得一个字没码求别打我【揍


*《夜樱》
※堀川×审神者♀,审神者Side,现代梗
※梗老而且狗血而且没文笔,真的【正色


「请问,我们以前见过吗?」

「……」少年的眼帘微微向下垂了点细微的角度,再开口时已是标准的敬语,「没有啊,我想我并没有见过您。」
「是…这样啊……」

他一定在说谎。几乎是听到他回答后一瞬间就能确定的答案,并且是正确的。你坚定不移的相信着。


*《金平糖》
※堀川×审神者♀,上一篇的堀川Side,不过不是现代梗
※但依旧梗老狗血没文笔,其实这点应该通用我所有文章……嗯

「不可以买太多东西哦。」

话一出口等了好久,却没见对方像往常一样回上那么一句「我知道啦!才不需要你提醒呢!」或者「你才是!又要给和泉守君带东西了吧!」,堀川国广诧异地低下头,只看见身边的少女沉默地拿着两个糖罐,金平糖还是水果糖,似乎抉择的很认真。

「主将还是买金平糖吧?上次买的水果糖不是还没吃完吗?而且清光和安定也很喜欢金平糖。」出声建议,他想小姑娘毕竟是小姑娘,特别是像主将这样疯狂喜爱甜食的小姑娘,一碰到甜的就忘了周围的世界了。

谁料少女听到后竟放下了糖罐,接过他手里装满本丸必须品的袋子付钱去了,也意外的没和万屋老板讨价还价,甚至还直接甩了一张大票并附送一句「不用找了」,弄得准备打长久嘴仗特意喝了几口水的万屋老板石化在原地半分钟没动弹一下。

今天的主将有点奇怪。堀川跟在少女身后跨过万屋的门槛时这么想,他看着少女的背影,瘦小的身体上套着宽大的和服,袖子挽了好几道,从款式来看似乎是男士的。
又穿错了啊。堀川无奈的笑笑。自家主将balabalabalabalabala(这段太长了发上来字数就过了的样子……)balabalabalabalabalabal


*《唯一的颜色》
※骨喰×审神者♀,审神者Side,现代梗病院play【误
※特别特别特别苏所以特别特别特别OOC别问我为什么一到骨喰就苏了我只说一句我幻想他好久了【x
※脑洞来源于那个刀男现代职业的微博,骨喰是看护师

雪是从昨天晚上开始下的,到今天中午都没有停,从窗外看过去已经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同样白色的天空和同样白色的大地之间飘着同样白色的雪花,仿佛回到了最开始连接在一起的状态,盘古开天辟地的壮举竟毁在了这么一片小小的结晶上。

『雪花在窗外轻轻拂扬,晚祷的钟声长长地鸣响……』少年坐在病床边捧着一本诗集,今天读的是特拉克的《冬夜》。少女端着以白为底色的瓷碗,碗里的粥还有些滚烫,不断有热气向外蒸腾,隔着烟雾状的气体视线会被轻微模糊,因此少女只能看清少年耳畔微微垂下的白色发丝。

『……在澄明耀眼的光明照耀中的,是桌上的美酒和面包。』读完了整首诗少年抬头的时候刚好看见少女把吹凉了的第一勺粥放进嘴里,「味道如何?」

「…非常好吃,」少女顿了顿,仿佛觉得还不够一般补充道,「嗯……就是感觉熬的烂烂的,咸度也刚刚好…反正就是真的非常好吃。」

「是吗?您能喜欢真是太好了。」少年的反应依旧淡淡的,紫色的眼眸不见任何波澜,把枫叶做的书签夹在今天读的这一页后合上书,「喝完了以后要吃个苹果吗?」

「要。」她最喜欢看他削苹果的样子了。

「好。」然后少年起身把诗集放在一旁,拿了水果刀削起了苹果,修长的手指在果实的表面移动,很快一条宽度厚度都十分恰当且中间不曾断开的苹果皮落入了垃圾桶。少女专注的看着他的动作,甚至忘了把勺子送进嘴里。冬日里几缕惨淡的阳光从白色窗帘的缝隙里钻进来,反射到他手里的刀面上,却变得耀眼夺目了。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和这个人的关系变得亲近了呢?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无法再更近一步的呢?

(……也许会有骨喰视角和后续番外……但是看这么多坑……)


【【嗯【刀剑乱梦也先到这里吧虽然我还想开草莓哥和药研】你】】


……大概一共就这么多了……等我逃跑以后请尽情的打我【。

大概近期会先把《夜樱》给憋出来,然后是《金平糖》然后填奥橘的同时是《唯一的颜色》,剩下的另找时间吧【你

我真的会努力去填的【谁信

有哪位亲想看哪篇也可以跟我说w我会提前去填那篇的【没有人想看好嘛

最后,趁着现在良心发现我自骂一句——

坑你麻痹起来嗨!嗨你麻痹起来写!再不填首落死妥妥的!

评论
热度(3)

© 星屑ユートピ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