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屑ユートピア

微博@Rinco已经是个废柴了-
乙女百合不吃腐
リンコです、よろしく☆

〖现世架空〗夜樱•上(堀川×审神者♀/From Quicksand)

我是那个好久好久都没产过粮还到处挖坑的乙女心女汉子【。

 

嗯这次终于解决了堀川君对兼桑爱得深沉这个问题,大概就是把他乾坤大挪移扔到现代来不带兼桑玩了【什么鬼

 

这篇应该没有那么苏那么甜,而且上篇没啥剧情,用作社团的月练了。最近文力diediedie太忧伤QAQ

 

※堀川×审神者♀

※梗老狗血并且语死早文力直接↓↓↓

※OOC什么的绝对是有的

※Quicksand—星海流砂社出品,其实这篇这么烂都不好意思打社签【捂脸

 

(最后补一句上面那些绝对不是在谦虚,真的很高能而且不是演习)

 



 

「请问,我们以前见过吗?」

 

「……」少年的眼帘微微向下垂了点细微的角度,再开口时已是标准的敬语,「没有啊,我想我并没有见过您。」

 

「是…这样啊……」

 

他一定在说谎。几乎是听到他回答后一瞬间就能确定的答案,并且是正确的。你坚定不移的相信着。

 



 

大片的阳光透过薄薄一层的白纱窗帘照进来在木地板上打下一大片光斑,画板上夹的画纸也变得暖烘烘的,上面淡淡用铅笔勾出的寥寥几个线条几乎被光晃得看不见了。你咬着笔杆微微皱眉,这幅画在你脑海中已经酝酿了一个多月,真正要画的时候却搞不清楚该怎样落笔。

 

也并不是什么难画的画,你想。大概就是某个夜晚某个少年站在某棵开得很繁茂的樱花树下抬头眺望樱花时的背影。构图很唯美色调很浪漫,但真要动起笔来也并不算太难。为什么每次要落笔时都觉得画不下去呢?

 

说到底究竟为什么突然开始想画这么一幅画啊,明明一直以来都只画写生的……你的思绪慢慢倒回一个月前。大概就是从那天开始你觉得自己变得有点奇怪了。那天你本来是和好友去附近的神社参拜,无意中看到了政府招贴在公告板上的什么通告,之后发生的事你都不记得了,只想起你似乎是睡了一觉,醒来时靠在神社的樱花树下,好友早就离去了,公告板上一片空白。和现在差不多的阳光从繁花的空隙间掉落,模糊了空中飞舞的花瓣的边缘,的确是容易让人犯困的温度。

 

你失魂落魄的回到家,总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然后再看到飞舞的花瓣,你的脑中就会浮现这样一幅画面:少年静静的站在樱花树下抬头看飘舞的落花,晚风轻轻的吹动他柔软的发,同时也将淡淡的香气送到你鼻间。他一直这么抬头瞧着花,直到你对他说了什么,他转过头来——

 

咔嚓。

 

剪刀的声音响起,遗忘之神在这个地方把你记忆的胶片剪开。无论你怎样拼命地回想,在仅剩的一点回忆里搜寻,都无法找到关于这段画面的一点一滴。算了,既然忘记了就不可能是什么重要的事了吧,你想,如果重要又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并没有觉得很重要,只是有点在意而已。你在心里又对自己重复了一遍。

 

看来今天只能这样了。你丢下笔看着大概绘出的身影轮廓和樱花树的位置,本就是模糊不清的画面,细节什么的怎么可能画得出来啊。

 

等想起来了再说吧。你起身给自己冲了一杯抹茶牛奶。湿润的水蒸气从杯口浮起,甜甜的味道充分唤起了你这个超级甘党的幸福感。你拉开半透明的白纱窗帘,窗外樱花的枝头已经结满了花蕾,又快到了樱花开放的季节,那就代表神社庆祝春天到来的祭典也要举行了吧,到时候一定要和他去看,因为约好了的。

 

诶?是和谁约好的来着?

 

叮咚——你还没来得及细想就被门铃的声音打断。这样的时间会是谁呢?你记得父母甜甜蜜蜜全程闪光弹的双人旅行还有两个月才会结束,而最好的朋友也交了个男朋友把你半打入冷宫。

 

哦,说起千咲酱的男朋友,嗯……是个奇怪的人,好像不管什么场合都会戴个黑不溜秋的面具遮住半张脸,不知道是对阳光敏感还是脸上有伤之类的。另外,他肩上盘着的那只狐狸,好像是活的,嗯,活的。

 

怪人。你却莫名觉得以前见过。

 

别开玩笑了,那么奇特的人如果以前见过我怎么可能记不住啊。你一边悄悄摇摇头甩开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一边打开了门。

 

「不好意思,请问兼桑……和泉守兼定有来过吗?」门外是一个少年的声音。

 

「兼桑?谁啊?」你一不小心把心中的疑问脱口而出,又觉得太不礼貌,于是补上一句,「抱歉没办法帮上您的忙,今天在您之前并没有人来过。」

 

对面的少年沉默了下来却站着没走。还有什么事吗?你好奇的看他一眼,却瞬间呆住了。并不仅仅是因为他长得帅气又可爱。

 

……是错觉吗?不管是少年左侧那一缕十分顽固的翘起的头发还是大大的透亮的蓝眼睛都让你觉得十分熟悉,可是记忆里却没有过这样的面孔,也对,如果曾经见过这样可爱又帅气的少年你肯定会记得。那谁能告诉你为什么会突然觉得好像溺水了一般痛苦,唇间泛上了一点苦味,就连呼吸也开始变得沉重。一瞬间你的脑海里闪过夜樱下少年的身影,和面前的人重叠了起来。

 

『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扫除啊洗衣服啊之类的。』

 

『不可以买太多东西哦。』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和主将一起去看啊,』樱花的花瓣一片片落下,少年的声音逐渐清晰,『嗯,这次不带兼桑,只和主将一起去。』

 

『约好了啊。』

 

那个夜樱下的少年吗?

 

喉间干涩的发疼,你吞了吞口水,试着对他说一句话。

 

「请问,我们以前见过吗?」

 

「……」少年的眼帘微微向下垂了点细微的角度,再开口时已是标准的敬语,「没有啊,我想我并没有见过您。」

 

「是…这样啊……」

 

他一定在说谎。几乎是听到他回答后一瞬间就能确定的答案,并且是正确的。你坚定不移的相信着。

 

「抱歉问了你奇怪的事,」你想了想决定自报家门,「我是早川凛,请多指教。」

 

「我这边才是,」少年对你点一点头,「我叫堀川国广,从今天开始搬进隔壁的房间,请多指教。」

 

「嗯!」你对他灿烂的一笑,却带着点不怀好意的味道,「以后好好相处吧!」

 

隔壁吗?嘛,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

 

到时候一定,亲手拆穿你的谎言。

 

---------------TBC---------------

 

结果搞了这么半天凛酱终于被我憋出来了……一点……

 

老早就想码堀川的乙女了,但真正下笔的时候还真是难上加难,兼桑厨即使堀川君可爱的地方也是他碎我玻璃心的地方……这么点烂粮我写了一个星期【手动再见

 

不过更高能的应该是下篇,一大波真正的狗血梗老玛丽苏即将来袭,这不是演习QAQ

 

能看到这里真的太感谢了(鞠躬)

评论
热度(11)

© 星屑ユートピ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