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屑ユートピア

微博@Rinco已经是个废柴了-
乙女百合不吃腐
リンコです、よろしく☆

〖爱酱生快〗晴雨(堀川×审神者♀/From Quicksand)

我是那个乙女心在DOKI×2で壊れそう1000%LOVE!HEY!!的女汉子【。

依然是苏堀川的,给同样沦陷在堀川沼并同样是忠诚BG党党员的小伙伴爱酱的生贺w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哦对还有这回是完结的了请放心食用,嗯【。

※CP是堀川×爱酱

※OOC语死早词不达意逻辑不通很短很渣,嗯

※Quicksand—星海流砂社出品



盘在河堤旁边的长长的坡道,面向阳光的那一面已经长满了青草。你双手平举在身体两侧小心翼翼的一步步蹭,尽力保持着平衡,但是还是很快就又一次「呃啊啊啊啊啊——」,掉进青草堆里摔了一身的草叶。

「哈哈——」你听见少年丝毫没有掩饰的明朗笑声,「主将又摔下来了啊。」「要你管……」你拍掉头发上粘着的草碎瞪他一眼,少年的面容大多模糊在黄昏过于温柔的阳光里,只能看得清嘴角的弧度。

「抱歉抱歉……」他用丝毫没有抱歉意味的语气说着,伸手要拉你起来。你当然也不可能会真生他的气,便把手递了过去。在两人双手交握的一刹那,突然有一滴水打在你的手背,你抬起头一看,毫无征兆的雨下了起来。

「啊,这可难办了……昨天刚洗的兼桑的羽织还没收呢。」少年伸手接了一滴雨水,好像很困扰。你斜瞅了他一眼,又是兼桑兼桑的,但你却不吃醋了,因为你十分清楚,现在他是你一个人的。

「不快点回去是不行的呢…」他脱了外套撑在头顶,然后转向你,「来吧,主将。」你钻进他的臂弯之内,两个人飞快的跑了起来。小小的一件外套抵挡不了多少雨水,很快你们就浑身湿透了,雨水打在脸上有点刺刺的痒,可你依然笑得非常开心。抬起头,你看见天边快要掉进远方山沟里的太阳,剩余的光芒依然能够把整片天空的云染上橘色。

嗯……这应该可以算晴雨了吧,虽然太阳快要下山了。

「小爱。」他突然唤了你的名字,而不是主将。你转过头去,本来已经落幕的阳光突然变强,白晃晃的一片逐渐吞噬了你的视野,周围的景色仿佛被雨水晕开的水墨画一样化成大片大片的色块。你尽力睁大眼睛,却看不到他渐渐模糊的脸,他就在你的身边,你伸出手却只摸到冰冷的空气。

「生日快乐。」他溶解在那一片炫目的光芒中,你所停留的原地只剩下无尽的空白。

「……」猛地醒过来,你躺在自己的床上,闹钟的电子显示屏上的时间是4月21日6:29,大概还有一分钟闹铃就要响起来。窗外似乎已经是明晃晃的了,春天的天总是亮的要早一点。从窗帘的缝隙里钻进来的,是和梦里完全不同的代表着活力,开始,与真实,的早晨的阳光。

你取消了今天的闹钟,木然的换下睡衣套上校服刷牙洗脸梳头发,你还在想着梦里那家伙的事,这不是你第一次做关于他的梦了。你觉得他不应该只是一个梦境,他应该是真实存在,或存在过于你生命当中的人。但那会是谁呢?你对他几乎一无所知,姓名,年龄,兴趣爱好,甚至连样貌都不清楚,在梦里你从未看清过他的脸,梦醒以后当然会更加模糊,像是隔了一层毛玻璃看到的人影。

你没有任何渠道去了解他,你也无法求助于任何人。父母老师大概会告诉你那只是你做的一个梦,闺蜜损友会戳着你的额头调侃你思春期想交男朋友。在你的身边,没有人跟你有相同的经历,也没有人会像你一样把他当作一件事。

「我出发了。」把半瓶牛奶装进书包里,你向父母道别。

「嗯,路上小心。」母亲从厨房走出来擦了擦手上的水,递给你一些钱,「顺便去蛋糕店订个蛋糕吧。」

「诶?」

「诶什么诶!」母亲刮了一下你的鼻子,「今天是你的生日啊!」

「……啊。」对啊,4月21日嘛。你想起了昨天所作的梦境,那大概是第一次,他对你用那样温柔的声音说话。

『生日快乐。』



「蛋糕?」

「对,我们那边过生日的时候都吃这个,」你想了想,比划着跟他描述,「就是圆的…呃,大部分都是圆的,貌似是鸡蛋和牛奶的混合液烤出来的,然后会加上奶油和水果做装饰,甜甜的很好吃,但吃多了会腻的食物。最开始是从欧洲传过来的。」

「欧洲?那些高个子金头发白皮肤的人发明的?」他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那我可能…跟着土方先生看见过一次,但是没有吃过。不知道烛台切桑会不会做。」

「烛台麻麻肯定不会做啦!」你笑他,「烛台切比你们年龄大多了他会见过欧洲人?」

「也对啊。」他笑笑。然后听你继续跟他讲蛋糕的事,特别是抹茶慕斯蛋糕,甜而不腻还带有些许和风的味道,你非常喜欢。

「抹茶吗?那应该是我们自己改良过的蛋糕了吧,兼桑应该会很好奇,」他微微一笑,脸上带着些许向往的表情,「我也有点兴趣,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尝尝看啊。」

「小姐?选好了吗?」你猛地一眨眼,店员小姐看起来像是已经在你身边站了好一会了,你连忙说了声抱歉,并指着冰柜角落里的抹茶慕斯蛋糕说,就这个吧。

店里的灯光白亮的光线照出你反射在冰柜玻璃上的影像,瞳孔里是一片茫然,你想你可能还没有睡醒。



那个少年到底是谁啊。拜托了,请告诉我吧。

他总能给你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和依恋感,微笑的样子让你心安。他十分可靠,不管做什么事都很认真,但偶尔也会露出一点点孩子气的可爱的一面。你确定你一定是曾经见过他的,不然你不会对他生出这样强烈的情感,但是后来呢?在你们相遇之后呢?他带走你们之间所有珍贵的回忆,又去了哪里?

「我吗?哈哈,明明对刀来说只是不久前的事情,却像是过了很久一样呢。确实过去我是代替兼桑被带离了那个人身边,但这并没有什么好感到难过或是担心的。为主人做出牺牲,这是身为刀剑从出生起就背负的使命也是命运,不论结局是被收藏、被破坏、成为观赏品、或是只在历史上留下传说,只要是为了主人,完成了使命,便没有什么遗憾的了。」

(PS:↑此段来自和堀川小天使的语C对话的内容,当时感觉心被狠狠地戳了一下……顺便安利一下堀川君的中之人,真的超可爱又认真的啊啊啊啊萌死了////////【你)

代替兼桑被带离那个人身边……

扑通。

水花四溅,你看到一把暗红色刀鞘的肋差被扔进海里,深色的下绪摇出飘渺的弧度,然后,换成那个少年,闭上双眼,似乎带着有点遗憾但却安心的笑容,渐渐向黑暗的海底沉去。

「不要!」你对着街对面的建筑物大喊了出来,前来悼念的旅人纷纷用有些责怪的眼神看你一眼。哦,你应该是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正路过土方岁三纪念馆,门前贴出的展板表示现在正在公开展览他生前用过的两把刀。你看着其中较短的一把,暗红色的刀鞘,深色的下绪,就是刚刚你幻境里沉入海底的肋差。

「堀川……国广……」你轻轻的念出展示海报上标注的名字,然后胸口一阵钝痛。



你想你终于知道那个少年是谁了。

记忆的长河从遥远的某一点流过来逐渐淹没了你。堀川国广,他是愿意把外套脱给你正风挡雨的人,是你愿意和他一起去吃抹茶慕斯蛋糕的人,是你为他过去的经历狠狠心疼的人,是整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你最爱的人,也是你再也不可能见到的人。

一滴冰冷的雨水滴下来砸在你的鼻尖,那天远方的山沟换成了城市高楼大厦建筑物之间的空隙,太阳即将坠落,暮色渲染天空,又是一场晴雨,你想你真的无法控制想要哭的冲动了。于是你蹲下来抱住膝盖狠狠的哭出了声,身边不停有行人匆匆走过的脚步,雨水打湿了你的全身,而你却再也没有和那天一样被淋成落汤鸡还能十分幸福的感觉。

大概是因为少了一件愿意给你遮风挡雨的外套吧,你想,还有就是少了一个愿意脱外套给你遮风挡雨的人。

这么想着,忽然有一件东西落在了你的头上,你抓起来一看,是一件风衣外套。

……不会吧。不可能的。

「果然我不在,主将就会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你抬头一看,穿着现代衣物的堀川国广蹲在你的面前,前额的发丝滴着雨水,蓝色的瞳孔里全是你的身影,「所以我来了。」

「小爱。」

你被过大的惊喜吓住不知该如何是好。他看着你呆呆的模样,和那天一样毫不掩饰的笑了出来。修长的手指将你耳边湿润的碎发别到耳后,指腹上常年握刀结成的茧触碰到你的耳朵。然后他凑到你的耳边,用和那天一样的温柔语气,轻轻的对你说——

「生日快乐。」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暮色最后的光热透过云层散下来,路边的水洼里,满溢而出的是反着暖意的波光。

END

总体上来说就是堀川来到现代找妹子的故事,如果觉得读起来似乎前后有点不连贯很正常,因为我中间一不小心把写文时听的音乐换成了甩葱歌【。

……真的蛋糕那段配甩葱歌魔性带感,我已经在数学作业前把腹肌笑痛【你

这里的堀川基本是按照前几天堀川语C企划里的太刀堀川来写的,比肋差的堀川稍稍成熟冷静一点,男友力极高////////想了想毕竟都到现代来了肯定是经历过什么,就把性格弄得成熟了一些。

但以上说辞均不可掩盖我OOC的本质QAQ

最后作为一个甘党请务必让我安利一下抹茶慕斯有多么好吃【。

以及最后的最后,爱酱生日快乐!!

谢谢点进来并看到这里的你,非常感谢(鞠躬)

评论
热度(17)
  1. jeemP酱星屑ユートピア 转载了此文字
    po主写堀川的太棒

© 星屑ユートピ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