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屑ユートピア

微博@Rinco已经是个废柴了-
乙女百合不吃腐
リンコです、よろしく☆

〖群里周练〗未完的心愿(骨喰×审神者♀/From Quicksand)

我是那个被自己虐到了的乙女心女汉子【。

推酱的写手群里这两周小练笔的答卷,同时也用作自己社团社刊的稿子了。我选的是「两个人走出一座建筑,走进一个故事」,贴一下提示语↓

从建筑里走出来的时候,是感到放松还是觉得难过?之后会分开还是一起去某个地方?……诸如此类的问题,请尽情展开想象力吧。

※CP是骨喰×审神者♀
※渣短/OOC严重/语死早【其实此条通用我所有文……嗯
※有大量私设
※Quicksand—星海流砂社出品
※我爱骨喰【这条有存在意义嘛?!

>>>未完的心愿

如果向神明祈祷的话。



加治屋时雨下楼的时候,宽大的茶室空无一人。空气里还留有浓郁又寡淡的茶香,父母才刚离去不久,洗刷完的茶杯外壁挂着的水珠还未干。但也没关系了,她这么想着,换了轻便的布鞋跑向庭院。

昨夜刚下过一场大雨,即使是她家这样庄严肃穆,连草叶都修剪的一样平的神社坏境也难以避免路面些许的凹凸,地上有不少深浅不一的水洼,行走必须要小心才好。她却没管那么多,飞快的奔跑着,时不时不注意一脚就踩进了水洼,混合了泥土的雨水飞溅沾上她做工精良的巫女服下摆。到了,推开厚重的木门,不算很明亮的和室内,少年果然就站在乌漆上过的刀架旁,听到推门的声音转过头来看着她,紫色的眸子未见一丝波澜。

「早上好。」她像是松了一口气却不愿承认,有点别扭的跟他打了个招呼。

少年微微一点头,白色的发丝在空气中细微的浮动——

「早上好。」



加治屋时雨是在三个月前遇到骨喰藤四郎的。那天她去仓库替父亲拿神社那边不够用的绘马和御守,无意中瞥到了那扇漆黑厚重的木门。里面到底装着什么呢?从小时候开始就一直想知道的事。父亲虽未曾禁止过她进入,却也从没主动带她去看过一次。试探性的推了推,竟然没锁,要进去吗?

吱呀——沉重的门发出象征老旧的噪音,光线照进屋内的榻榻米上,意外的干净。她进了屋上下打量了一番,四面封闭,没有窗户,门是唯一的出入口,因此光线不算很明亮。房间很大,却没什么东西,除了神像挂画一类的小物件外,只有靠墙的地方摆着一个不小的檀木台子,台子是为了拖住那个上了漆的刀架,刀架的做工相当精致,侧面底部还有山茶花的刻印,只是上面却没有摆着刀。

怎么会没有刀呢?特意弄这么一件屋子肯定不是为了这个刀架吧,虽然刀架也很漂亮就是了。

啪嗒——空荡荡的和室内突然响起别的谁的脚步声,她感到脊背一凉。像她家这样有名的神社内自然存放了不少奇珍异宝,免不了一两个被妖魔鬼怪看上当容器。迅速探向腰间藏着的符纸,如果一击拿下的话应该能稳住一段时间。她转过身准备一战,却不料看到的是个少年的身影,白发紫眸,表情淡漠,样子十分俊秀。

原来是个人啊。来神社帮工的志愿者吗?被吓得不清,她收回准备伸向符纸的手:「抱歉,打扰您了。我没想到这里还会有人。」

「…我不是人。」

「…………您说…什么?」

少年稍稍皱了皱眉,但还是遵照她的话重复了一遍:「我并不是人类。」

的确。加治屋时雨冷静下来释放灵力探测了一下,少年并不是人类,可既不是恶灵也不是鬼魂幽灵一类的灵体。那大概就是付丧神了吧,受人类召唤而依附于某种物体的神明。并不是随随便便什么物体都可以的,付丧神的本体大多都是拥有百年以上历史的名物。扫了一眼台子上看着就很名贵的刀架,她想这里应该就是存放那件历经将近千年的宝物的房间。

「请问您是骨喰藤四郎…大人吗?」她纠结了一下该加上怎样的称呼,不过既然现在是神明的话。

「是,直接称呼我为骨喰就可以了。」

「……好的,」小小犹豫过后她还是同意了这个称呼,「那么骨喰君,我是加治屋时雨,请多多指教。」

从此少女的生活中多了一个叫骨喰藤四郎的少年。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少女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大的改变,依然是上学,在神社里帮忙,被许多杂七杂八的小事围绕着。只不过一有空闲的时间她就会来这间屋子找少年而已,作业也会拿到这里做。骨喰没有对这种行为表态,她就当他是默许了。偶尔她会请教他几个历史向的问题,或是问问他几百年前战国时代的事。少年除了回答之外很少会说别的话,而她也不是个多话的人,所以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多半还是沉默,就算这样她也觉得十分开心。同样是那些难懂的法术典籍,在骨喰的身边读就比一个人窝在房间里死啃要舒服多了。

……结果,还是真的,没有办法吗?

合上书抬起头,长时间专注的阅读让她忘了注意时间,不知不觉光线又暗了好多,大概已经临近夜晚了吧。少年一直坐在她的身边守着她,现在见她合上了书本,大约是要回去了吧,正准备起身送她到门口,却被她握住了手。

「……有什么事吗?」还不太习惯被触碰,少年顿了顿开口道。

「骨喰君有离开过这间屋子吗?」

「没有。」自从被移交到了丰国神社,他还没有出过这扇门。

「那到外面走走吧。」

「……」

「不想看看几百年后的世界吗?」

揉了揉有些疼痛的额头,她想着刚才不止在一本书上读到过的文字。

『付丧神虽自身有一定的灵力,但依然要靠召唤其的审神者的灵力来维持人形。』



来到整个神社最高的钟楼上,小半个京都城的景色尽收眼底。已是夏末秋初,季节更替的时间。如果早一些能看到满是浪漫的八重樱花,晚一步能一睹闻名天下的京都红叶,为什么偏偏是这种时节呢?大部分树木的叶片都是半绿不黄的样子,有些蔫,病殃殃的垂在枝头。因为昨晚下过的雨,温度也凉了半截。向天边望去,林立的高楼大厦挡住了远方天空里闪烁的星。

「抱歉,没什么漂亮的景色。」没能早些带他出来,她从心底深处觉得悔恨和遗憾。

「不,我觉得很好,」少年想了想该如何表达,「感觉很和平,很…安稳。」

……就算是被当作战斗的武器制作出来,其实心底里还是渴望平静而安详的日子吗?她凝视着少年白皙消瘦的侧脸,柔和的线条堪称完美,紫色的瞳孔也因蒙上夜色而变得虚幻起来,「来许个愿吧,现在没有前来祭拜的人,说不定神明大人刚好会听到呢。」她突然有些慌乱地说,没有等少年表态就自顾自的双手合十闭上了眼睛。

只要诚心祈祷,愿望就会实现什么的……大概都是骗人的吧。实际上愿望是不能寄托给某些不知是否能永恒存在的事物的,比方说绽放天空却转瞬即逝的烟花,比方说随波逐流又被水覆没的河灯,甚至比方说……她一直以来深信不疑的神明大人。

她问身侧的少年:「骨喰君许的什么愿望?」

「……我并没有什么特别想要实现的,」他顿了顿,紫色的眸子看向她,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问,「你呢?」

「嗯……虽然说出来就有可能不灵了……」她低下头避开少年的视线,「不过如果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告诉你。」

「…好。」得到了少年的同意,她反而把头垂的更低了,然后像是怕把什么东西震碎一样,声音也放的很轻:

「还有…多长时间?」

「……」

「好歹我也算是丰国神社的巫女啊……」所以想隐瞒我是没有用的。后半句话还没说出口声音就已经换成了哽咽。她拉住少年军服的袖口,眼泪滚落下来,却啪的一声穿过他的手砸在地面上。

「已经……不行了吗……」

怎么可能会注意不到呢,白色的发丝渐渐变淡,似乎哪天就会溶解在阳光中再也找不回来,所以我才特意在晚上带你出来,只想让夜空的深色把你衬的稍稍清晰一点点。每天醒着跟我说话的时间愈来愈少,相反无意识睡眠的状态却越来越多,即使你拼尽全力在强撑着,即使我趁你入睡偷偷把自己的灵力输给你也无济于事,消失的征兆并没有停止,永远的离别终究会到来。我知道。可我就是没有办法理性的去接受,这份此刻在我手中紧握的温度,就算已经渐渐变淡也让我如此眷恋。总觉得会有奇迹发生的,查阅遍所有的古典文献,甚至向神明大人祈祷。身为巫女生来就信奉着神明,可为何神明连一个小小的祈愿都不肯为我实现?

「别哭,」伸手将她拥入怀中,少年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温柔,「现在听我说,好吗?」

好。她哭得狼狈在他怀中使劲点头。

「谢谢你,」少年似乎微微笑了一下,轻轻吻上她的发顶,身体的轮廓却开始消失,「虽然你已经不记得之前的事,但能和你再次相遇真的是太好了。」

有什么东西从少年的身体里掉了出来,是一把漂亮的宝刀,修长的刀身上刻着大倶利伽羅纹。而作为代替的,少年化作无数明亮的光点,逐渐消散在漆黑的夜空。

「我喜欢你。」

坚硬冰冷的刀身,终究取代了看似淡漠却温柔至极的你。


第二天早上加治屋时雨下楼的时候,宽大的茶室空无一人。空气里还留有浓郁又寡淡的茶香,父母才刚离去不久,洗刷完的茶杯外壁挂着的水珠还未干。她停在原地呆愣了很久,还是换上轻便的布鞋跑向庭院,一不小心踩到路面的积水溅上了她精致的巫女服下摆。推开沉重的木门,不算很明亮的和室内空无一人,乌漆的刀架上摆着一把漂亮的宝刀,修长的刀身上刻着大倶利伽羅纹。明净的刀面一反,是一道锃亮却冰冷的光线。



未能说出口就再也无法实现的心愿。

「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END

你已不在。


……请不要问我为什么是糖炒玻璃渣子,一定是我脑子糊涂了才会写虐。

这里所有关于丰国神社的描写全都是自己脑补的!虽然我觉得没有人会相信吧但我还是要说一句千万别相信!去网上百度了一下还是没找到什么有用的资料就没再找了,对不起是我太不认真了。其实既然是在丰国神社我有考虑过时雨是不是应该姓丰臣,后来一想算了吧要真姓丰臣这坑就挖大发了……

主体故事大概是时雨酱最终完成了所有任务被消了记忆送回现代(我最近真是玩失忆梗玩的不亦乐乎),其他的付丧神也纷纷被送回自己的时代然后重新陷入沉睡,而骨喰则是靠自己的灵力强撑着形体等了几百年直到和时雨酱相遇三个月最后领便当。

……没多虐的梗却把我虐的不要不要的……大概真的好长一段时间不看虐真是玻璃心了……其实真的舍不得骨喰,毕竟大本命,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码不出HE的字……其实整个故事我还是有好好考虑过的,这文写的很用心,才3200+的短篇我写了整整两天,前后顾虑了很久还是觉得,大概这样才是最好的结局吧。

嘛终于千咲凛时雨三个妹子都登场过一遍了,大概可以码系列文了……但在此之前我要去厕所静静【。

谢谢点进来看到这里的你,真的非常感谢(鞠躬)

评论
热度(11)

© 星屑ユートピ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