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屑ユートピア

微博@Rinco已经是个废柴了-
乙女百合不吃腐
リンコです、よろしく☆

〖周练二期〗思念起你的这一天(堀川×审神者♀/From Quicksand)

我想大概看标题的格式和堀川审神这个CP就应该知道我是某只乙女心的女汉子了【。

这篇是刚产出就能称之为黑历史的东西,如果不是因为我公开立了个flag应该都被弃掉了,食用前请真的,认认真真的三思一下,没错真的要思考三次【】

依然是推酱写手群里的小练笔作业,这次的主题是第一人称+关键词句,我选择的三个关键词是「五月」「星期天」「忘不了」

……然后如果我说很虐很虐很虐你们信吗……?

◎乙女向,堀川×审神者♀,审神者视角的第一人称
◎赶出来的产物,很短很渣,OOC似乎比上几次好一点……吧?
◎Quicksand—星海流砂社出品
◎审神者是《夜樱》那篇里的早川凛,被炉酱是小伙伴橙花花家的萝莉审神者,男票是虎徹二小姐
◎大概是很虐很虐……你们信吗…………?

>>>思念起你的这一天

若不是被炉酱来看我的时候拿了一袋苹果,我想我大概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想起他。

毕竟审神者的工作还算是有点忙的,锻刀,出征,手入,等等一系列的事情,看似千篇一律,其实并没有很无聊。我忙着每天去面对各种各样新鲜的事情,不可能有什么时间用来胡思乱想,即使有,也不一定会想起他,在被炉酱把苹果拿来之前的那些时间都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今天应该是代表休息的星期天,不过在本丸所处的这个时空是没有这种概念的,但我今天依然决定放下所有工作把它们堆到后面去。人多多少少总会有这样的时候吧,明明知道有任务却什么也不想干,原因不明,今天我把它归结为五月病,已经是五月的第二个星期了。

五月应该属于梅雨季节吧,昨晚又下了一场不小的雨,从开着的窗户外面透进来的空气带着十足潮湿的味道。愉快的做了这个决定以后我随手丢下笔,桌子上摊成一团杂乱无比的纸张和书架上整理的干干净净的文件似乎形成了过于鲜明的对比,没办法,我讨厌整理打扫一类的工作,必须要做的话也是他帮我做的。

实际上虽然没有他的东西,这间屋子里却处处都能看到他的痕迹,且不说这些理好的文件和收拾整齐的其他物品,床头柜上摆着的吃剩下半罐的金平糖是和他一起去万屋买来的,刚刚写字用过的墨缸也都是他帮我涮,很细心的头朝下插好的小刀他平常会用来削苹果给我吃,还有被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的废纸,是我在生他气的时候一气之下写了好几遍「堀川去死」的纸张,虽然我当时是这么写了,但请相信我从来没有真的这么想过。

从来没有。

而如今他不在了,这个满是他痕迹的房间就变的碍眼起来,怎么待怎么不舒服。我趴在房间正中央待客用的矮桌上,被夏天的温度热的心烦意乱,按理说昨天刚下过的雨应该很凉快才对。嗯……的确是很凉快,我摸了摸身下的矮桌和榻榻米,掌心接触到的都是一片舒适的凉意,但我现在却觉得很热,热的想要立刻冲出去对着天空大喊,或者哭一场。

走廊里响起了急促却很轻的脚步声还有某人轻喊着「慢点跑」的声音,很快房间的纸门便被拉开了,我从桌子上爬起来,黑发的小姑娘已经跑进来自己拿了坐垫坐下,门口她的近侍刀蜂须贺虎徹冲我点了点头,并体贴的为我们关上了门。

「被炉酱来啦?」我的声音听上去显得有气无力。

「嗯,我来看凛姐姐。」小姑娘把手里提着的袋子放到桌子上,睁着如红宝石一般透亮的眼睛开始四处打量我的房间,双马尾辫跟着一晃一晃的,那模样甚是可爱,即使是现在貌似陷入低沉情绪的我都忍不住想要好好抱抱她。

「你没有吃饭。」她突然转过来看着我十分认真的说,应该是看到了我桌子上一口没动的饭团,光忠先生特意煮的粥也凉了,表面接了一层厚厚的,看上去十分浑浊的粥皮。

「啊……我没有胃口。」我答道,的确是最近差不多都不怎么想吃东西,甚至连甜品都不想碰。

「那可不行!」小姑娘把轻微婴儿肥的小脸一板,「不可以不好好吃饭,会垮掉的。」

「我知道啦……」小家伙什么时候开始学会心疼别人了,真好。我抬手揉揉她的黑发。

「要是凛姐姐实在不想吃的话就吃个苹果吧,」被炉酱想了一会儿从自己拿来的袋子里翻出一个苹果,「至少可以补充维生素。」

……啊,苹果啊,我盯着她小手捧着的红彤彤的果实,我本来不是很爱吃苹果的。最终还是他说服了我每天吃一个苹果说是对身体好什么的,因为我不爱吃蔬菜。每天日光把朱红的窗框染黄的时候,他都会很正经的跪坐在房间的角落里削苹果,一长条薄薄的苹果皮从来不会断开。

马上我就意识到我在做一件很愚蠢的事,我竟然在想他,什么鬼,这说的好像他是我多特别的人一样。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只不过是我的近侍刀而已,就算他已经不在了,我也可以习惯的。

「好啊,谢谢你呢。」我站起来接过被炉酱手里的果实拿了那把被小心插好的小刀,洗一洗削掉果皮,我想动作看起来一定很笨拙。我的家政能力几乎为零,被他平常这样娇惯就更加废柴了。好好的一个苹果被我削的整个小了一圈,坑坑洼洼像是月球的表面,垃圾桶里的是红色的果皮带着一小块果肉成片的掉落,逐渐掩盖了那团发泄用却让我后悔不已的废纸。

「……凛姐姐,很不擅长家政呢。」被炉酱神色复杂的看了看被我削的惨不忍睹的苹果,选了一个最和善的说法。其实何止是不擅长,应该说完全不会才比较贴切。

「肯定都是堀川君全部替你做了的缘故吧。」小姑娘笑了笑,「堀川君真是很娇惯凛姐姐呢。」

「…是啊」真的是很娇惯,家事全部都替我做,偶尔的撒娇和乱发脾气也都能包容。

「堀川君对凛姐姐真是好呢。」

「……是啊…」真的太好了。

所以只要他不在了,我就会乱掉。因为平常不管弄的多么糟糕,他都会帮我收拾的很漂亮。如今他不在了,我就变的狼狈不堪,就像现在拿着已经开始氧化的苹果,汁水风干在我指尖变得黏黏糊糊,都没有办法擦眼泪了一样。

……我竟然哭了,这又是什么鬼,原来我有这么脆弱吗。

「……凛姐姐?!」被炉酱赶紧跑过来,用小手替我抹去脸上的泪水,这一刻我感觉自己真是没用到家了,还不如小孩子冷静成熟。

「为什么哭了呢?」是啊,为什么呢。

大概是因为明明想要去帮助他,想要去对他好,却总是反过来被他帮助,被他娇惯着,越来越变本加厉,甚至有时候对他耍小性子发脾气。总是用着这种不得要领的方式,其实只是想要被他更加在乎而已,因为我,可能,只是可能,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他的,只是一点点,才没有很喜欢……才没有。

「被炉酱…我……我好像…有点想他……」我哭的抽抽嗒嗒地说。

「那就等他回来啊,谁叫凛姐姐一时冲动把他派去了两个月的远征……话说堀川君才刚走两个星期吧?!」

「可是……他走之前我还冲他发脾气……」

「我想他会理解你是因为姨妈痛……而且他没有介意啊,不是还给你写信寄回来了礼物吗?」

「然后还有……我讨厌这样总是冲他无理取闹的自己……」

「那就等他回来好好的道个歉吧,然后可以慢慢来嘛,」被炉酱看着我,灿烂的一笑,「凛姐姐一定要把心中的想法好好说出来才能传达到啊。」

……终于知道为什么说小孩子是天使了,简直要被萌化了好吗。我抱住被炉酱狠狠的揉了揉她那头柔顺的黑发,「谢谢啦。」真是不能小看小孩子呢。

我会努力好好的去传达的,这些天一直盘旋在脑中却又不停被我否定的思念。

一直以来对不起,一直以来谢谢你,还有……我真的很想你以及我真的很喜欢你……大概?

不,最后两句一定是不需要的。

……大概吧?

END


……所以我在前面说的真的很虐很虐的有人信了吗?【坏笑

我是大概一辈子都不可能会写碎刀梗的更何况是我的心头肉堀川小天使ww一生挚爱甜食的我ww

其实吧这篇挺OOC的,不过OOC的不止是堀川,更是我女儿凛酱……

……说好的吐槽役坚强女汉子呢?!怎么突然变成娇羞系傲娇废柴了啊!!这简直是给别人扣凛酱的帽子啊好么!!

……亲妈亲手NTR自己女儿……我已经不指望她明天给我过母亲节了【什么鬼】算啦这篇只是让她OOC成一个傲娇系的堀川迷妹,反正我就是想被堀川各种宠////////【打滚

以及这个逗比向的结尾也是……好好好我会去吃药的请不要把我绑进神经病院因为根本治不好orz【手动再见

总而言之我也不太清楚这篇到底是什么鬼了【扶额】真的真的真的非常感谢能坚持看到这里的你,谢谢wwwwww

评论(2)
热度(13)
  1. jeemP酱星屑ユートピア 转载了此文字
    堀川好苏 很喜欢他(*/ω\*)

© 星屑ユートピ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