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屑ユートピア

微博@Rinco已经是个废柴了-
乙女百合不吃腐
リンコです、よろしく☆

〖算发糖吗〗会いたい(堀川×审神者♀/From Soar)

对你没看错我就是乙女心的女汉子我只不过换了个社团而已kira~

啊啊啊5.20到啦www让我对堀川小天使献上我最最最最最最诚挚的爱意!堀川我喜欢你啊♡————【滚


嗯……大概算是发糖的东西吧,通过这篇文让我发现自己不会写抒情【手动再见,说得就好像你会写别的一样】,正好迎合了四期周练的题目之一(Night),也算当第四期周练交了吧【偷懒

◎堀川×审神者♀,还是凛酱【其实可以随意代入啦
◎渣短OOC并且语死早救不了
◎Soar社团出品
◎堀川小天使我爱你♡【哦这条没意义吧

♫推荐BGM:GUMI的会いたい或镜音双子的远距离恋人に会いたい,都是催泪神曲啊QAQ可惜爪机无力放音乐,麻烦有兴趣的小伙伴们自己搜一下了【顺便我跟你们说V家大法好GUMI铃酱都是天使【滚在这里卖什么安利

>>>会いたい

脚尖不小心踢到的石子划破黑夜的寂静,咕噜咕噜的滚到山间的溪流里激出一朵不大不小的水花,这只是远征出发的第三个月而已。其他刀剑们都静静的休息了,堀川国广在某个不知名的山谷间生起了一堆火,似乎是感觉到冷了,但本体只是一块冰凉铁条的他会感觉到温度吗?

借着火堆不算很明亮的光线他掏出怀中的一本相册翻开,第一页上幼小女孩明亮的笑容映入眼帘,随着一页页的翻动,一张张的浏览,逐渐变成了他所熟知的那个主将。还记得当初他开口借这本相册时少女瞬间涨红的脸,双手护着相册退后了好几步才断断续续地说出口:

「干、干什么啊?你你你你要它做什么用?」

「嗯……因为我大概会想念主将吧。」

话一出口直接让少女的脸变得更红,呆呆的抱着相册注视了他几秒之后突然把相册递给他,对上他的目光却别扭的转头看向一边。

「借、借给你也可以哦……但是作为交换…那个,刚、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诶?」

「…再、再说一遍啦……」

「嗯,好的,」虽然有点不明所以,他还是照做了。

『因为我大概会想念主将。』

他好像真的开始想念她了。

她微笑着的脸,吃到甜品时幸福的表情,生着气鼓起的脸颊和故作凶狠其实一点杀伤力也没有的眼神……原来在平常自以为从未留意过的相处里,他竟然记住了她那么多,在远离她的黑夜里有如汹涌的潮水一般冲刷上他的心头。有以前未曾体验过的奇妙感情淹没了他,这是种他一点也不了解的病毒,而唯一的解药在千里之外的本丸。

想要见到你,想要陪在你的身旁。一直以来都把相伴当成了太过理所当然的事,当分离的时候才发现这是幸运。唯一仅存的交流就是每天下午固定的灵力通话,她清脆的声音在脑内回响,询问着远征的情况,而他也公式化的报告着。

「没有遇到危险。」

「一切都很好,没有人受伤。」

「我吗?我也很好,主将请不用担心。」

其实不太好。他快被这种搞不明白的感情烧灼光了。

「主将。」

「好想…见你啊。」

略带一丝低沉嗓音的话语从声带的震动间滚落出来,跟夜风的呼啸相比像是随时就会溶解在强烈光线中的羽毛。

突然间,毫无预兆的,他感觉到了来自少女的灵力,除了每天下午固定的汇报以外这还是第一次。不可能的吧……是不是本丸出了什么事?

强烈的焦躁感逼他立刻输出了自己的灵力,在两股不同的灵力交汇的那一瞬间,她的声音响了起来。

「……呃…堀川君……那个,你睡着了吗……?」

「没有,」如果睡着了就不可能接到你的灵力通话了啊,但他没有笑话她笨拙的错误,「主将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啊。」

「啊……」声调瞬间软了下去,「那个……就是……」

他没有说话,耐心的等待着她的回答,但其实心中早已经炸开了锅。有好好的吃饭吗?有因为不喜欢所以偷偷把蘑菇都挑出去倒掉吗?有记得多穿一件外套吗?有跟兼桑斗嘴吗?有好好工作吗?如果太累的话,有记得好好休息吗?……太多太多想问出口的话变成沸水中翻滚的气泡,挤在喉间就是吐不出一个字。

「那个……就是……」良久她终于接上了话头,「就…就是觉得堀川君也差不多该寂寞了吧……反正这种程度的事情我还是知道的……想瞒着我也没用哦?」

又装作轻快的语调补上一句:「特、特别允许你可以撒娇吧……仅此一次哟……」

微微带点哽咽的声线不知用什么魔力煽动了他的情绪,他开口不自觉地的就顺了她的意。

「…那请让我撒一下娇。」

「当然~」就连声音也变得得意洋洋起来。

「那么,」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我很想见主将。」

「……」对方那边一下子没了声音,就连呼吸也仿佛停止了。他忽略了这小小的违和,继续说了下去:

「很想见主将。」

「很想快点回到本丸。」

「很想一直陪在主将身边。」

还有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

「很想一直和主将在一起。」

「……」对面的沉默一直延续到了让人焦躁的程度。凌晨的夜露混着寒气滴进他的裤脚,混着泥土和青草气息的空气刺激着他的鼻腔。全身流转的血液突然僵停,果然说了很过分的话?他张了张口正准备道歉,却听见那边传来细小的嗫嚅。

「……笨蛋…」

「诶?」

「堀川国广你个大笨蛋!」

一直以来强行掩饰的笑容终于决堤成眼泪,这次换成他愣住了。指尖紧紧捏着手中相册的边,原本混乱的心绪被担心迅速覆盖。

「……主将?」

「想见我的话……那就早点完成远征回来见啊!」

「我也很想见你。」

「我也很想你回到本丸。」

「我也很想你一直陪在我身边。」

「我也很想一直和你在一起。」

就连谷底林间潺潺的溪水声都不再有,全世界只剩下了她拼命掩饰却抑制不住的抽泣。仿佛是刀与鞘之间必然的吻合,她的不安,她的寂寞,她的眼泪,全部都透过紧紧相连的灵力传达给了他并唤起相同的感情。随身携带的相册也好,每天必须的通话也好,无法抑制的思念也好,被泪湿润的寂寞也好,这些这些,其实全部都只是从两个方向延伸出的同样的思念。

「我好想见你啊。」

「再也不要分开了吧。」

再也不要了。

直到再也感觉不到她的灵力,堀川才收回自己的灵力站了起来。一直盘着的双腿有些酸麻,深夜的露水早已打湿了半边裤脚,紧紧贴在小腿上,那冰凉的温度却让他精神一振。天边的星辰已经淡去,也许再过不久,曙光就会从山头的那一边钻出来了吧。他合上手中的相册抱在怀里,注视着夜空中剩下繁星闪烁的光芒。

请再等一等,只要一下下就好。

我马上就会驱散浓沉的黑暗,披上胜利的曙光去见你的,一定。

END

……远征个毛线,看我的强制归还大法【不对

不过也没关系,反正我的本丸里有20把堀川,去远征了一把还有19把供我调戏【更不对

每一次尝试写这种抒情为主剧情为辅的小短文都失败,而且剧情也奇怪的向逗比方面发展了【参见《思念起你的这一天》】这次真的有意控制但还是偏离了一点点……凛酱本来应该更坚强更成熟,果然我不适合写抒情【说得就好像你适合写别的一样

嘛不过520嘛心意传达到了就好了【看着本丸里的飘花堀川微笑

堀川小天使我爱你♡从今以后也请继续做我的老婆【被揍

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ww祝五shèng二zhàn零rì快乐♫

评论(4)
热度(41)
  1. jeemP酱星屑ユートピア 转载了此文字
    太棒了

© 星屑ユートピ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