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屑ユートピア

微博@Rinco已经是个废柴了-
乙女百合不吃腐
リンコです、よろしく☆

〖超短篇集〗礼物(刀×主♀/From Soar)

这里是乙女心的女汉子Rinco,陷入了没文力没脑洞的低谷期,这个世界是活地狱【你快够

从27号写完太爷爷就进入了可怕的五月病延续期,写不出来什么东西,这么久只憋了三个很短很短的短篇,说是段子也不为过吧。关于礼物的小故事,妹子用的都是之前的妹子也是以后固定的妹子,算是给暑假要开的三个中篇预热一下吧。

◎CP为刀×主♀,依次是堀川国广、莺丸和骨喰藤四郎,都是1v1的模式
◎很短很渣很OOC而且很苏,基本都糖分很高
◎Soar社出品

>>>伞

[堀川×审神者♀]

天空淅淅沥沥地下着并不太大的雨,空气却依然闷热又潮湿。堀川国广注视着街道,路边被行人踩到而溅起的水花在他蔚蓝色的瞳孔里只化成一个模糊的阴影。

「对不起久等了。」听到声音转过头去,只见少女抱着一大兜点心掀开店家的门帘。「不会的,您不用介意。」他赶紧凑上去把伞举过她的头顶,习惯性的向那边倾一点,好把她完全保护起来不受雨水的侵害,而与之相对的,自己的半个肩膀已经露在了伞外。

两个人打着同一把伞走在回家的路上,少女低着头盘算袋子里的点心,先打开一包团子吃着,时不时再冒出那么一句「嗯,这个给今剑君」或者「糖柿饼就给小夜君吧」,他也配合着把脚步放慢。空气闷热到雨水浸湿半个肩膀都不会觉得热的程度,稀里哗啦不绝于耳的雨声盘旋在耳边也莫名嘈杂起来。

「主将为什么突然想来糕点屋呢?」想吃点心的话让他做不就好了。

「因为听说这家糕点屋很有名啊,而且——」话说到一半突然断了,怎么了吗?他侧头看向身边,发现少女紧紧地盯着他举伞的手。

「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她用一种你还敢问的眼神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抓住他的手强行把伞扭到了另一边,这次换成了他被完全包在伞下。

「诶?我——」

「不许有异议,那边都已经淋湿了吧?这是命令。」抢在他开口之前少女就堵死了他想说的话,触碰到他的视线却别扭的转头看向另一边。

「走吧。」

他也只好配合地迈开脚步,并在心里庆幸着雨势已经渐渐转小,不会淋到她太多。乌云慢慢褪到天空的最边缘,太阳出来了,堆满了雨水的水洼在光线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嗯……这个给你。」

面前突然多了一包点心,他诧异的看过去,少女望着路对面屋檐下一株盛开的野花,似乎努力想要表现的自然一点:

「那个、并不是特意给你买的…只不过刚好还有点钱……啊不,只不过刚好店家在搞活动而已……反、反正你不要误会了……」

「就、就是这样!」用略带自暴自弃感觉的语气说完,少女的头更加向街对面偏去,让他看不到她的表情。

「啊,谢谢主将!」把点心一股脑的接过来抱在怀里,等她转过头来,对上的就是堀川国广充满感激的明朗笑容,比天空的颜色还漂亮的眸子里映照着天边的光,还有她不知何时已经变得红彤彤的脸。

「不、不用客气……」无比难为情地憋出一句干巴巴的套语,两个人继续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知不觉间雨已经停了,耳边只余房檐上雨水向下坠落的滴答声。

主将为什么突然想来糕点屋呢?

因为听说这家糕点屋很有名啊,而且,不想再麻烦你了,不想让你把别人的事情看得比自己重要。

事实上我想说的就是,我也想要尽可能的去守护你,仅此而已。

END

审神者依然是凛酱,大概就是个活泼傲娇的甜品控。凛是我最喜欢的字,感觉很帅气呢。总之凛大概就是个很帅气也很少女的姑娘吧,和堀川的互动大部分属于傻白甜高糖,大纲五月出头就列好了,她和堀川也许会是第一个登场的故事。


>>>信

[莺丸×审神者♀]

唔……好像有点不好喝?

也并不是不好喝,茶馆里专业的茶师泡出来的茶是不可能不好喝的,从清润的口感到完美的回甘,没有一点可以挑剔的地方,倒不如说是不习惯。

他的目光扫过摆在店内阴暗角落的茶罐,深色的瓷身没有太多花式,却一眼就能看出它的名贵。他想起自家主将用来存放茶叶的罐子,也只是个罐子罢了,不知是从哪里搞来的,价格会超过10枚小判吗?

没有被好好存放过的茶叶再加上并不专业的泡茶技术,冲出来的东西绝对说不上好喝。然而他却开始想念那个小姑娘泡的茶了。或许是想念她这个人吧,个子不高不矮,长得还算漂亮,普普通通的小女孩,中规中矩的战力和灵力,却一直踏踏实实脚踏实地的走过每一步。他觉得她这个人就像是一杯茶,看似平平淡淡的没什么滋味,入口后却苦中回甘包罗万象,越喝越有味道。

「嘛,我就想能在这种地方找到你。」随着茶馆的门帘被掀起来,清脆的风铃声响起,白衣的仙鹤来到他身边自然地坐下。

「今天可没有茶点。」他不认为鹤丸是来喝茶的。

「我不是来吃点心的啦,」雪白的睫毛尖端聚集着细微的光点,鹤丸咧嘴一笑,「我是来送主将给你的信的,哈哈哈,吓到了吗?」

信?这可是第一次,以往的远征她都不曾写信寄来,虽然这次的时间稍微长了那么一点,但也应该没有什么重要到需要特意写信说明的事情吧。

「我可不知道。」白衣的青年耸耸肩,递过来的信封意外的没有被拆开过。他接过撕开封口,有几包东西和一张信纸同时掉了出来,他拿起信纸展开,清秀娟雅的字迹映入眼帘:

莺丸先生:

见信好。长时间的远征辛苦了。不知道那边有没有茶叶,便寄了几包过来,是今年新上的春茶,希望您喜欢。

字就写到这里,短短的不知能不能称为一封信的内容,深藏在里面的思绪却被他读了出来,其实一直都明白的,他活了千年,不可能读不懂一个小姑娘的心思,而今天终于也看透了自己的心思。

没理会旁边鹤丸「哦呀哦呀,这待遇可真是特殊」的揶揄,他拾起桌子上的几个茶包,茶叶被完全的包裹在软纸中央,再用细绳打一个漂漂亮亮的节。他能想象得出她包茶时的样子,葱白一样的手指绕着细绳穿来穿去,琉璃般的黑色瞳孔满是认真的神情,她总能在这些小细节的地方做到最好。

「啊,说起来刚刚短刀们还在计划着一会儿要给她买礼物的事儿,」鹤丸露出了然的笑容,状似不经意的提起,「需要我陪你逛逛吗?」

「嗯,就去逛逛瓷市吧。」把茶包和信都叠好收进怀里,他想等回去了就慢慢的教她泡茶,不急,一点一点的来,反正他有的是时间。

那么在此之前,就先给她买一个上好的茶罐子作为礼物吧。

END

嗯配太爷爷的是个温柔的妹子,名字是夕暮,取自我一天中最喜欢的时刻。黄昏落日的橘黄色余光总有一种特别温柔又温暖的感觉,我想把夕暮写成这样的女孩子。和太爷爷的互动是一路走温馨平淡线,其实我最喜欢的是这种相处。


>>>雪

[骨喰×审神者♀]

自从第一场雪落下以后,气温也跟着直直的往下掉,冬天真正意义上的来临了。

骨喰藤四郎站在后院里最大的那颗树下,有纯白的结晶轻轻落在他的睫毛上,有点痒,已经不知道这是下过的第几场雪了。前院里隐约传来欢笑声,今天是主将从现世回来的日子,大概在给弟弟们分发礼物吧。

不过这都是和他没关系的事,他抬头望去,天空被树黑色的枝杈分割成好几块,搞不清楚雪从哪里来。硬要说的话比起其它天气他更喜欢雪天吧,与火焰的炙热难耐完全不同,就算很冰冷也是让人觉得很舒服的天气。

背后响起很轻的踏雪声,他转过来,发现竟是少女抱着东西在向他走来,瘦小的身子即使裹着厚厚的一层棉衣也显得弱不经风。

「…嗯?」他的目光追随着她的靠近,有什么事吗?

「嗯……这个,」少女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他,「是送给骨喰君的礼物。」

「……围巾?」他接过展开看了看,米色的布料没什么装饰,两端各有一条咖啡色的条纹,摸起来倒是很舒服。

「嗯,」她轻轻点一点头,「因为天冷了,应该做好保暖措施。希望骨喰君能收下。」

付丧神不会感到寒冷,就算冻到了也不会生病。然而不知为何,想要拒绝的话却说不出口。辗转再三,他还是收下了这份礼物,「谢谢。」

「不用。」少女说完,正准备转身离去,却被他一把拉进了怀里,还没来得及反应,「哎呀——」就有什么冰冷的东西落到了脖子里,凉得她忍不住一哆嗦。

「……」骨喰藤四郎微微一皱眉。刚刚他隐约注意到头顶那根树枝上有一块雪稍稍松动,虽然他眼疾手快把少女护在了怀里,但是依然有一小块雪砸到了她。看着少女冷得发抖,他赶紧替她掸去身上的雪花,指尖碰到她的皮肤是一片冰凉,甚至还不如付丧神的体温暖和。他这才注意到刚刚明明和短刀玩闹了很长时间,她的脸却依然是一片苍白,不见一丝红晕。

「主将觉得很冷吗?」

「没有,还好。」她愣了愣摇头回答。

「但是主将身上很冰。」

少女听了伸出手背触碰自己的脸颊,但同样冰凉的双手是摸不出到底有多凉的。他看了看少女露在外面的白皙脖颈,举起了围巾。

「这个,还是主将先用比较好。」他把围巾围上少女的脖子,一圈一圈堵住所有冷空气再细心的打了个节。少女似乎被他的动作惊到了,呆呆的任由他摆弄。

「走吧,我送您回房。」他向前走了两步,然后停住转身,「再在外面呆着您会生病的。」

少女还是站在原地,然后突然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一样。秀气的眉眼微微弯起,她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向他走去。

「好。」

END

时雨是我改设定改得最多的妹子了……最开始塑造的是和骨喰差不多的无口面瘫,但是两个无口面瘫怎么谈恋爱……于是就改改改啦。到现在还没有一个最终定稿,都是凭着感觉下笔的。和骨喰的互动也是很平淡,但是没有夕暮和太爷爷那么强烈的温馨感了。是个病秧子,最后多半也是病死了……到时候再说吧。


那么大概就到这里了,3颗糖希望您吃的开心吧w非常感谢您的阅读【鞠躬

评论(2)
热度(20)

© 星屑ユートピ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