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屑ユートピア

微博@Rinco已经是个废柴了-
乙女百合不吃腐
リンコです、よろしく☆

【实力混更】お名前を(短Fin/髭切×审神者♀)

各位好,你们整整一年多不更新的po主今天终于良心发现决定回来除个草了,还有人记得我吗【没人

好像确实太久没写过刀相关了,久到手机里都没有原来标题目惯用的透明边框了【悲伤辣么大.JPG】今天是好姬友鲶鱼子的点文,第一次尝试写了剃须刀,OOC特别有,然而老爷爷辈的人虽然难写好像还是挺苏的啊【思索

◎髭切×晴
◎OOC严重到需要单独标出来的程度
◎又渣又短又苏还没有文笔的速食品

>>>お名前を

早春时节的气候总是飘忽不定的,昨天晚上下了一场雪,到今天早上又融化得差不多了,偏偏到了中午寒流突然来袭,使得气温骤降。审神者与近侍髭切出门去万屋采购的时候,路面上已经冻结了一层薄薄的、但却十分结实的冰。审神者走在髭切的身边,因此髭切很清楚地看到了审神者半耷拉下去的睫毛,抿起的嘴角和十足不开心的神态。

哦呀哦呀,这可真是少见啊。髭切这么想着,一边通过余光继续观察着审神者,一边小心翼翼地跨过一大块晶莹地闪着光的冰,那里一看就很滑。事实上这样的路面不论哪里都很光滑,连他也不得不小心起来。而他不认为审神者现在正在专心走路。

果然,像是为了印证他的想法一样,审神者低着头跟在他的身后,然后一脚踩上了那块滑溜溜的冰。

“哇啊!”惊呼声从嘴里溢出,但是少女却没有以想象之中那种糟糕透了的样子摔在冰面上。髭切左手揽过她的腰,右手抓住了她的手腕,一股力道传来,她就被提了起来。

“啊……谢谢你,髭切先生。”审神者扶着髭切的手臂站稳身体后对他道谢,声音也听上去闷闷的,充满不愉快的信息。

“不用谢。倒是主上,虽然由我来提醒您好像很奇怪,但是您现在恐怕分不出什么余力用来想事情吧。”琥珀色的眸子眯了起来,髭切没有放开审神者的手,反而握紧了。同样审神者也反常的没有任何羞怯的反应,依旧垂着头沉默着,大概并没有听进去他说的话吧。

看来只能由自己来护着她走了啊。髭切拉起少女的手迈开脚步,她依然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两个人的脚下是坚硬的冰,头顶则是连成一片的乌云,从这里一直绵延到远处山的剪影。

“主上有什么烦恼吗?”忍不住问出了口,关心主人可能也是近侍的职责吧。

“……”少女飞快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又飞快地低下头去,就像是对他不满一样,“……有,但是髭切先生是不会明白的,毕竟髭切先生有很多个名字。”

“是这样呢。”他在心里稍许回想了一下。髭切、友切,还有就是在五条渡口斩下的那个…叫什么来着…的鬼从而获得的似乎也是一个叫什么切的名字。

“茨木童子,鬼切,”转过头看向她,审神者一脸“你想什么我还会不知道吗”的表情,“至少这个名字要记住吧……髭切先生最有名的名字就是这个了。”

“哈哈,是吗。”这小姑娘居然比他自己记得还清楚,“那这么说主人的烦恼跟名字有关了?”

“……嗯。”上一秒还算恢复了一点点活力的审神者立马又消沉了下来。表面上面不改色,在心里他却忍不住思索了起来。

“我记得主人的名字应该是……晴?”

“诶?”有些惊讶于只说过一遍他竟然就记住了,少女忍不住愣了一下才答道,“是啊……”

“看来没有记错呢,这个名字怎么了吗?”

少女抬眼,靛青色的眼眸灵动地转着,上上下下的打量髭切,一看就是在纠结是否应该告诉他,最终还是选择相信了一直以来的近侍,叹了一口气说道,“唔……这个名字,我不喜欢。”

“哦?为什么呢?”

“因为这个名字一点也不好!”审神者发泄一般地踏上前面的冰,结果若非髭切拉住了她又险些摔倒,“也不是特别好听的,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寓意……她只是妈妈随便想出来的而已,亲妈告诉我就是因为她刚好想到了这个字,就给我取了这个名字。”

“髭切先生就不一样啊……髭切先生有很多很好听的名字,而且每一个都有相关的典故……因为跟我不一样啊,给髭切先生起名字的人都很用心呢。”

审神者说到这里,想要表示“没关系我不在意”一样地耸了耸肩,然而并不太成功。髭切注视着少女,平时一直有些不服贴地翘起来的深蓝色长发的发梢都蔫了下去,这孩子正在很明显的郁闷着呢。

果然是钻了死胡同了吧,名字什么的仅仅只是一个代号而已啊。

“哈哈哈哈哈。”审神者十分诧异地看着他笑了起来,为什么会是这个反应?自己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

“主上,嫉妒别人可不好哦,”髭切仿佛真的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弯起色泽浅淡的嘴唇对她说道,“会变成恶鬼的。”

“才没有嫉妒!”少女恼羞成怒地想要甩开她的手,于是自己又差一点摔倒在冰上,只好放弃抵抗好好地握紧了对方的手,眼神却不示弱地盯着他,“并不是嫉妒,所以说果然髭切先生是不会明白的。”

拥有许多个厉害的名字的人是不会明白的。她低下头咬紧了嘴唇。其实自己也不算很明白为什么会如此在意这个事,明明平常并不是会在意这种事的人。少女还处在尚未完全成熟的年龄,就任一年下来,大大小小的错误也出过不少,唯独没有叫错过一把刀的名字。翻看她的刀账,便可以看到上面用清秀工整的字迹标好了每一把刀的刀种,刀派,过去等等信息,还有最重要的名字,汉字一遍假名一遍。少女认为,名字是每一个人的象征,如果叫错了会让对方觉得自身被否定了一样,所以格外小心谨慎。

正是这样的执着,才会让她觉得随随便便被赐予了名字的自己仿佛被随便的对待了吧。

“主上,有一件事还是要澄清一下比较好,”髭切的声音少见地低沉了下来,稳重的低音莫名的给了她一股力量,“我想我的名字,也并不是被认真的取的。”

“诶?”

“与其说是典故,不如说只是纪念吧,无论是连胡须也一并切断了,还是连鬼的手臂也切了下来,都只是主人为了纪念自己曾经达成过的成就,甚至不顾原来的名字就这样给我取了新的,不是很随便吗?”

“所谓的名字,只不过是一个初步的代号而已,你还是你,不会因为名字是怎样来的而发生改变。更何况,”髭切说着,向旁边跨出一步,亮出刚刚一直被自己的身体遮挡住的景象,“我不认为晴这个名字是随随便便起的呢。”

少女还没来得及回应,就猝不及防地被光芒晃到了眼睛。她伸出手挡住过于强烈的光线,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天放晴了,乌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散去的,太阳的光照在地面上,雪融化成了水滴挂在植物的叶片上,又将太阳光折射成一道道彩虹。而铺满薄冰的路,不知何时也变得金光闪闪,光点紧挨着光点,把结冰的路面变成了暖黄色。

“晴天吗……真是漂亮的景象呢。”逆光的景象中髭切也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轮廓,看不太清楚他的表情,但一定是笑着的吧。他伸手,撩起少女滑落到耳前的碎发,动作轻柔地把它们别到后面去,“名字什么的,主要还是看取名的人是否饱含了心意在里面吧,主上的名字、我认为是倾注了满满的爱意进去的。”

“更何况,晴这个名字,我很喜欢啊。”

晴天成为了春的使者最先唤醒了被寒冬冻结的整个世界,而晴天的气息不知何时也在他的心里落了地生了根,如被暖意融化的雪水一样,深深地烙印在他的心中,闪耀着暖黄色的光。

Fin

一年以来毫无长进说的就是我这种人【扶额

……果然就算过去了一年一写文就精虫上脑还是我的习惯【捂脸】怎么办这个结尾我自己都看不下去【殴打

鲶鱼子家的晴酱超可爱www绀色头发靛青眼睛却有像阳光一样温暖的名字www是个可爱的好孩子,然而单纯的性格肯定会被白切黑的髭切爷爷耍,但我觉得这么说肯定会被他老人家把头摁在键paouehksjbfjeuhw【……

才怪,怎么会舍得耍呢,只是调戏而已啦【po主捂着滚完键盘的脸如是说道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w虽然今年已经过去了一大半,还是请多多指教啦——【鞠躬

评论(1)
热度(24)

© 星屑ユートピア | Powered by LOFTER